Category: 文摘

当代优秀诗歌和情感散文

草色连云

         刚搬到新泽西海边那栋老旧小屋时,我在廊檐下栽了一株忍冬。长得极快,几年就爬上和覆盖了大...

回忆儿时的传统新年

         我们家准备过年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真可说是煞费苦心!中国人的阴历过年,比起阳历的新年...

我在这山屋度过了秋和冬

         去年在通化找到了一个教书的营生。那个学校在市郊,通化本就是一个四面环山的城市,从校园走...

煤桶骑士

         费了好大劲,终于把电源插头拔了下来。点上一根烟,淡淡跳跃的火星照亮我迷迷糊糊的眼睛。我...

黑·白·灰

  黑          天池是长白山的一滴眼泪,松花江则是她的泪痕。          长白...

开花的松桦

我想念油松和白桦褐色的新装, 在每个冰珠滚落叶梢的午后, 时间如纱—— 缠绕着干冽的秋风, 裹卷着金黄的...

像科幻一样去旅行

旅行穷尽处,幻想启程时。 当真实世界探索已完,想象世界就要让我们继续前进,“科幻小说”的起点应做如是观,...

乞力马扎罗的雪

         电话突然在中途被挂断,我刚要骂娘的时候,电话铃声随即响起.听筒那头传来的甜美语音提示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