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文摘

节日的飘带垂入我的胸口

我忍受喧嚣,节日的飘带垂入我的胸口,烟囱传递着空洞的风声。我走入往日的壁橱,搜寻随嫁衣裳,玻璃的缝隙草一...

至少他还孤独地活着

接到小峰电话是去年冬天的一个早上,听筒里冒出来一个粗声粗气的男声:“你还记得我吗?那年你还在广场上看我跳...

墨水从我的嘴角流下

吃诗 [美]马克·斯特兰德 墨水从我的嘴角流下。 没有什么幸福像我的那样。 我一直在吃诗。 图书馆员不相...

我的前三十年过去了

        一晃三十年即将过去,奶奶曾经在若干年前我刚刚工作的时候告诉我,三十而立很重要,三十岁能立...

那些守望“张枣”的人们

你应该知道张枣是谁: 张枣,诗人、学者、诗歌翻译家,1962年出生于湖南长沙,毕业于四川外语学院。文学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