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尔道嘎的紫日

         初识莫尔道嘎,缘起于冯小宁“战争与和平”系列电影的压轴作——《紫日》。在那帧“紫日,是因为有了战争硝烟的笼罩”画面过后,缓缓升起的字幕中跳出了拍摄地点:莫尔道嘎。

         我长时间迷醉于这个遥远而无垠的名字,总觉得这部对话很少的电影将言语和时间还给了广袤而永恒的大兴安岭秋色,甚至有点固执地认为,只有在莫尔道嘎的秋天,才能够静下来思索关于战争与和平、时间与空间、生与死这些永恒的二元问题。
         

         莫尔道嘎的东山,一片直指蓝天的白桦和落叶松晃得我几乎睁不开眼睛,脑海中跳出了茨维塔耶娃的诗篇《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在某个小镇,
                  共享无尽的黄昏,
                  和绵绵不绝的钟声。
                  在这个小镇的旅店里,
                  古老时钟敲出的——
                  微弱响声,
                  像时间轻轻滴落。
         
         或许在那里,半生漂泊的诗人找到了她宁静的栖身之所。
         
         地处中俄边境附近的莫尔道嘎,距离中国唯一的俄罗斯族自治乡“恩和”不远,又兼之镶嵌于大兴安岭腹地,便于获取木材,传统建筑为颇具地区特色的“木刻楞”。这种房屋以石块为地基,用树干做骨架,填苔藓掩缝隙,削木楔固桩木。冬季零下四十度的时候,室内燃上暖炉,温暖干燥。房顶用树干搭成人字形雨棚,与屋顶共同构成储藏室,可存放秋菜。
         

         
         桦树是这里人们的生活所依。她的一生,有两套新装;夏季,将汁水奉献给人类后,便将撕裂的皮肤隐藏在褐色的外衣深处,却仍以欢乐而挺拔的姿态迎接冬天。来年冰消雪融,再换上靓丽而洁白的装扮。年年如此,岁岁不息,或许这正是“春风吹又生”的境地。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人山人海
我曾经问遍整个世界 从来没得到答案
我不过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
冥冥中这是我 唯一要走的路啊
(朴树:《平凡之路》)


         2014年,单曲《平凡之路》似乎让文艺青年们找到了心灵的归宿。十年后的朴树,同《生如夏花》时代没有太大变化,只是多了些历久弥新的沉静。拾级而上的木板、铺满松针的山路、伸向远方的铁轨,在不停的行走中,“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海也不再有了。”   景文集文末图标


作者:艾于        写在莫尔道嘎的一个秋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