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贩盐黑社会团伙政府不敢管!

         如果问您现在的黑社会集团都是干什么的,您肯定说是什么贩毒、走私、赌博之类的违法犯罪产业。但在宋代,最大的黑社会集团干的不是这些,而是贩卖私盐以谋取暴利。他们往往几十人甚至上百人为一个团伙,武装运输、销售食盐,政府官员都避之不及。到底怎么回事,听文思向您细细讲来!

         我们现在的烟、盐等消费品是国家专卖的,宋代也是。对酒、盐、茶等产品由国家专卖或者授权给商人进行销售,这叫“榷酒”“榷盐”制度。但这种制度却被老百姓所诟病,百姓只管吃盐,具体这盐是谁产的、谁卖的,政府是不是从中牟取暴力,百姓不管。

         实际情况是,官盐价格高而质量差,甚至偶尔会传出吃了官盐死人的新闻。而生活在海边、井边、湖边负责生产的盐户却知道其中的巨大暴利,这也就给私人贩盐提供了空间,他们卖的盐只是官盐价格的一半左右,但质量却好的多,受到老百姓的欢迎。

         那么问题来了,政府会允许这种私卖行为的存在吗?自唐中叶五代以来, 私盐贩运活动 就被官府视为严重的犯罪行为, 制订了严刑峻法加以打击。宋朝只是在量刑上稍予放宽。

         如太平兴国二年 (977 年) 的诏令, 对颗盐、末盐、青白盐的私煎、私贩、越界等, 规定了一系列的量刑标准:“持杖(拿武器)盗贩私盐者, 三人已上, 持杖(者)及头首并处死。若遇官司擒捕, 辄敢拒捍者, 虽不持杖, 亦处死……。”说白了,就是根据团伙规模大小和贩盐数量的多少给予刑罚,最高的就是“死刑立即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这个年头,“道高一尺,魔高十丈”,宋代也差不多。政府有严刑峻法,这些私盐贩子就敢来个硬碰硬,大有自绝于人民,自绝于社会的意思。其中最有名的,要说建州以“范黑龙、范黑虎”兄弟为首的贩盐团伙。他们俩从小就喜欢打架斗殴,父亲死后,就不得不以非法手段营生,后来逐渐纠结几十人一起夹带私盐向内陆省份进行贸易,每人都携带着刀剑等武器,甚至有的还持有火器。这个团伙规模最大的时候达到上千人,引起了政府的重视。

         后来朝廷派禁军进行围剿,终于逮捕了团伙首领。黑龙、黑虎兄弟被正法后,“中层领导”们又推举黑虎的表弟范汝当首领。这个范汝不但没有偃旗息鼓,反而自拉山头,创建了一只万人的军队,保护运盐队伍的贸易活动。南宋政府又多次派禁军进行剿灭,没有成功。前去招安,范汝又不同意——提出只要能够平安贩盐,则官民两便。可见这私盐贩运的利润有多么可观,甚至可以轻松养活一支军队保护贸易活动。

         宋代浙江等地沿海的贩盐团伙更是嚣张,甚至形成了生产、贩运、分销、供给、保障的运作体系。首先就是沿海的盐民会为其提供廉价的盐产品,然后盐被通过海船近海航行到其他沿海省份。在河流入海口还有准备好的小船,负责河流运输和终端销售,然后再将所获钱财上缴,由团伙统一分配。这些贩盐团伙甚至在沿海的岛屿建立自己的生产、生活基地,与宋朝政府进行长年的武装对抗。

         针对这种私盐贩卖猖獗的情况,朝廷也是多次下发诏令,要求地方官进行剿灭。甚至宣布,凡是剿灭私盐团伙并且一次性获盐一万斤以上的官员,可以“转官”一次(相当于官升一级)。但地方官员从不与这些黑社会团伙直接对抗。

         在很多官员的上奏中,我们可以分析出其中的原因:一是这些私盐贩都是亡命之徒,剿灭结果可能两败俱伤。二是,如果不加阻碍,他们只是卖盐牟利,不会过分扰乱社会治安。三是,抓“盐子”没什么油水,纯属苦差事——搞不好得罪了“盐子”,全家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