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仁杰何以成为官场的常青树?

        纵观整个唐朝,尤其是从唐太宗李世民到唐玄宗李隆基这将近一个世纪的繁荣时期,名臣贤相灿若星辰,由于文学、影视而被渲染为神话的更不计其数,而以狄仁杰的为官经历为甚。他官宦生涯的高峰恰恰是在武则天代李氏王朝称帝之时。武则天为了实现权位的稳定,不惜对皇族和朝臣采取恐怖手段,一时间酷吏横行,朝堂上下腥风血雨,无论忠奸顺逆之臣,都鲜能全身而退。狄仁杰虽也一度经历牢狱之灾,但很快脱险并长期稳居高位,受到武则天的信任。他在70岁的时候进封内史,并在同年病逝,追赠司空、梁国公,可以说是“生的伟大,死的光荣”。他是如何成为官场常青树的?对我们现在的事业又有怎样的启迪呢?

        1、他有着良好的家庭背景,长期的基层工作经验。

        狄仁杰首先有着优越的家庭背景和良好的出身。唐贞观四年( 630 年)他生于一个官宦之家。祖父狄孝绪,任贞观朝尚书左丞,父亲狄知逊,任夔州长史。从这点来看,他的家族政治积累毫不逊色,可称为书香门第、官宦世家。唐代的官员入职有四条道路,分别为“太学为官”、“恩荫为官”、“吏职入官”和“科举为官”。狄仁杰虽然有一定的家族政治背景,但还是通过“明经科”考试入仕,出任汴州判佐。唐代科举考试中的“明经科”主要考察儒家经典的背诵和默写,虽然不如“进士科”荣耀,但也算“正途”。“判佐”一职相当于现在的“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在当时不过七品官职,但说明他有着长期的基层工作经验。再凭借狄仁杰祖、父两代的政治积累,快速升迁应该不成问题。

        2、他有着卓越的政治能力,适度的刚直不阿品质。

        唐高宗仪凤年间( 676—679 年),狄仁杰升任大理丞,主管刑狱。 他刚正廉明,执法不阿,工作勤勉。一年中判决了大量的积压案件,涉及一万七千人,却没有喊冤上告的情况,一时间名称大震。朝野上下都知道狄仁杰是断案如神、查奸除恶的清官能吏。个人政务能力强,也成为后来他直言敢谏还可保住乌纱帽的主要原因,况且无论唐高宗还是后来的武则天,都是喜欢能才而可以适度容忍批驳的“明主”。

        真正让狄仁杰名声大噪的,还是关于“善才砍树”之罪的量刑问题上,显示了他维护法律尊严的气概。仪凤元年 ( 676年),武卫大将军权善才因误砍唐太宗昭陵上的柏树,罪当免职,而唐高宗极怒之下要立即判处善才死刑。狄仁杰上奏认为,按照法律,善才不至于被判极刑,要求圣上收回旨意。

        唐高宗勃然变色说:“权善才砍陵上树,是使我不孝,必须杀掉他。”

        狄仁杰据理力争说:“明主可以用道理折服,忠臣不可以用威势令其恐惧。 ……今天陛下因为昭陵一株柏树而杀一将军,千年之后,青史会认为陛下是什么样的君主呢? 我之所以不敢奉制杀权善才,是因为害怕陷陛下于不道。”

        您看人家狄仁杰多么会说话——判善才死刑,一方面是违背了法律,但更是有损圣上您高大圣明的形象!高宗听了他的回复,气消了一半,也没再强求。

        不久,狄仁杰被唐高宗任命为侍御史,负责审核案件,纠劾百官。任职期间,狄仁杰恪守职责,对一些巧媚逢迎、恃宠擅权的高官进行了弹劾。在武则天当政前,狄仁杰已经以自己的杰出才干和忠正的为官风格博取了令人赞赏的政绩、很高的权位、良好的官声,在皇帝心中具有重要的分量。

        3、他有着睿智的“站队素质”,懂得审时度势。

        不必多言,狄仁杰对李氏家族的正统地位是从心里极力维护的,他的作为和荣耀更是来自于唐高宗的知遇和栽培。对于武则天代李唐称制临朝,他内心有不赞同的成分,但在行为上是接受的,承认这个既定事实。这是狄仁杰能够保证自己官位,避免杀身之祸的根本原因,否则将招致无情的杀戮。

        武则天当政有两大不容触碰的心理敏感点:一是不服从她的皇帝权威,二是对她私生活的干预。狄仁杰的聪明之处在于,他对武则天的建言献策着重点都在国家大事上,将政治与生活仔细区分开来,不因枝稍末节的问题激怒武则天。

        武则天宠幸张易之、张昌宗兄弟,秽闻满朝,广受廷臣非议。但此时的武则天已经七十余岁高龄,此话题无论如何提起,都不会产生好的效果。从史书记载看,狄仁杰从没有这方面的劝谏之语,不是他不知礼法,而是他更加关注政治大略和大局。武则天的私生活问题虽伤大雅,但无伤大局,比较而言尚属小事。武则天生于公元 624 年, 狄仁杰生于公元630 年,武则天年长几岁却善于装嫩,狄仁杰年少几岁却有意卖老,这种同龄人的感觉也增进了两人心理上的亲近感。保持同武则天良好的君臣关系,正是他高超政治智慧的表现。这种相处策略,促进了狄仁杰与武则天之间良好、愉悦的心理关系,有利于狄仁杰对于重大政治问题的建言。

        4、他在人生的尽头深谋远虑,留名清史。

        狄仁杰最终的政治抱负是恢复李唐的家天下地位,他臣服武则天,但反对武则天传位给武氏。为此,他不仅甘冒风险、竭尽全力地争取,而且深谋远虑地进行后续的人事布局,以最终实现自己的夙愿。

        圣历元年 ( 698年),武则天的侄子武承嗣、武三思数次使人游说武则天,请立自己为太子。武则天犹豫不决、左右为难。狄仁杰不失时机地劝说武则天顺应民心,还政于庐陵王李显。他对武则天说:“李氏家族征战多年打下的江山,应该是天意所为吧。陛下现在要传位给他姓,有些违背天意和民心。况且姑侄和母子之间哪个更亲呢?您传位给儿子,即便千秋万岁之后,仍然在太庙被后人祭祀。传位给侄子,没听说过侄子当皇帝把姑姑放在太庙的”。狄仁杰利用武则天老年人的心理,进行适度的进谏,希望归政于李氏。

        狄仁杰生前尽管通过用心良苦的运筹,使庐陵王李显承继了太子位,但狄仁杰自知自己来日无多,自己死后,皇太子能否顺利即位,仍然存在悬念。作为一名精忠谋国的宰相,狄仁杰很有知人之明,时时以举贤为务,也留意在高层和关键岗位安排能够落实自己政治谋略的贤能之才。

        一次,武则天让他举荐一名将相之才,狄仁杰向她推举了荆州长史张柬之,武则天将张柬之提升为洛州司马。过了几天,狄仁杰在受召见时说,臣所推荐的人可为宰相,不是司马。由于狄仁杰的大力举荐,张柬之被武则天任命为秋官侍郎,最后被任为宰相。 狄仁杰任宰相期间,还先后举荐了桓彦范、敬晖、窦怀贞、姚崇等数十位忠贞廉洁、精明干练的官员,他们被武则天委以重任之后,政风为之一变,朝中出现了一股刚正之气。以后,他们都成为唐代中兴名臣。

        在狄仁杰死后的神龙元年( 705年),张柬之等趁武则天病重,拥戴唐中宗李显复位,最终实现了狄仁杰匡复唐室的政治谋划。 因此,历代政治家、史学家都称狄仁杰为有再造唐室之功的忠臣义士。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狄仁杰的高风亮节令我们景仰,其与武则天这样一位忌刻、冷血但又英明、果决的皇帝既和又争的相处智慧,也是值得我们深思和学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