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看错了杨修

        曹操一怒之下杀了杨修,却吓坏了夏侯惇。他在一天前听杨修猜测曹公要撤兵的时候,曾经发出这样的感慨:“公真知魏王肺腑也!”可知“肺腑”是什么意思?孟子说:“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夏侯惇觉得杨修是曹操的“肺腑”,这里有个潜台词,就是在夏侯惇的心目中,曹操是很信任和器重杨修的。另外,从野史记载来看,曹操吃的小小一盒酥,怎么就被杨修看到了呢?如果关系不好,杨修即便猜到曹公心思,也不好意思打开盒子尝上一口吧?敢吃领导东西的同志,一般都是领导眼前的红人,这点不假吧!可就是一瞬间,杨修脑袋落地了,夏侯惇吓了一跳。

        曹操真的不是非要杀了杨修,其实最早的想法,是出于好意,这当然和杨修的父亲杨彪有关。即便杨修的才学再大,身处这个时代,没有点政治背景,也别想平步青云。问题是,杨修真的有个好爸爸。

        杨修的父亲杨彪,是个正统的儒学家,曹操则是个不拘小节的改革派。在建安元年,曹操迎汉献帝迁都许昌的时候,杨彪是尚书令,也就是相当于丞相的角色,就已经对曹操有所看法。后来曹操想利用袁术叛变的契机,牵连杨彪令其伏法,可最终因为自己刚刚到达关中,还未站稳脚跟,不敢惹怒了“清议”派,就作罢了。很多人说,杀杨修是为了报复当年杀不了杨彪的闷气,其实又何必呢?当时的曹操身体越来越差,脑袋天天疼,又何必为了多年以前的宿怨而杀了人家儿子,为自己拉仇恨呢?恰恰相反,曹操最早的意图,是要通过重用杨修,改善与朝廷中“清议派”的关系,为自己两个个儿子的政治道路洒洒水,不论最终让曹丕和曹植谁“出头”,总要有人抬轿子吧!

        话说杨修最早当官的时候,仅仅凭借“孝廉”,说白了,就是对“父母孝顺,品德高尚”,而被任命了一个小官,俸禄300石,相当于现在的科长。杨修在官场打拼了许多年,老爸又不好意思太帮忙,一直没什么建树。直到被曹操提拔,一下子担任了军队里仓槽的主簿。这个官职在当时俸禄有2000石,妄加猜测一下,应该相当于现在的总后勤的最高长官了。曹操这种从地上到天上的提拔,显然不是为了报仇。否则,直接让杨修在基层呆一辈子,又何必杀了他呢?

        曹操对杨修的信任是近两三年的事情。217年是个界限,这一年死了很多人,因为瘟疫。包括陈琳、徐干、刘桢、王粲等,没错,他们就是著名的“建安七子”,也是曹操最赏识和信任的“人才”。身边的人,死的死,老的老,剩下的就不多了,曹操也想着给两个儿子留下点儿“干将”。最开始的时候,杨修就在其中,可遗憾的是,杨修站错了队,还一直往前不怕死地排着走。问题就在于,曹操的心目中,已经舍弃了曹植,但杨修却没有舍弃曹植。

        《资治通鉴》卷六十八是这么说的:杨修和丁仪兄弟策划立曹植为魏太子,曹丕对此很担忧,把吴质(曹丕心腹)藏在旧竹箱中,用车接进府中,请他帮自己出谋划策。杨修将此事告诉曹操。曹丕感到恐惧,告诉了吴质。吴质说:“没有关系。”第二天,又用竹箱载绢进入曹丕的宅邸。杨修又报告了曹操。曹操派人进行检查,里面却没有人。曹操因此对杨修等人产生怀疑。

        曹操曾经想要考察一下两个儿子,就会突然以信函的方式,提出问题,要求回答。杨修都预先揣度曹操的心事,为曹植草拟十几条答辞,告诉曹植手下的人:“魏王的训诲来时,根据他的问话,作出相应的回答。”因此,曹操的训诲刚刚送来,曹植的答辞就已送去。曹操对这样迅速的回答觉得很奇怪,经过追问,真相才暴露出来。

        显然,曹操心里已经有了人选,对杨修的介入有点恶心了。但此时还没有动杀念,甚至以书信的方式暗示杨修的父亲杨彪,看好自己的儿子,别给我惹事了!后来他曾写信给杨彪说:“足下贤子,恃豪父之势,每不与吾同怀,即欲直绳,顾颇恨恨。”意思是,您应该教育自己的儿子跟我曹操一条心,否则就不愉快了。不幸的是,杨彪心中,曹植是最佳人选,而非曹丕,杨修支持曹植,做父亲的是支持的。

        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以史为鉴:曹操看错了人,聪明的杨修站错了队,可悲,可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