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现实,传递“正能量”:荐周大新《曲终人在》

作者:时鹏寿 来源:中国出版集团
塔尔气 主页点击进入本书片段试读
         “曲终人散”是我们熟悉的成语,说的是乐曲终了,听众散去。常用来比喻事情结束。
         “曲终人在”是我们陌生的表达,是著名作家周大新运用“仿拟”的积极修辞创造出来的词语,一字之易,其意与“曲终人散”恰成反调。
         周大新以《曲终人在》为题创作的长篇小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发行,时在2015年4月,篇尾明明白白地标明“2015年1月9日完稿”。
         版权页显示的开印数是3万册,篇前“致网友”这样写着:“亲们!本人前些日子接受一对母女的委托,为一位已过世的省长写一部传记。目前,素材收集阶段已经结束,正式的传记尚在写作之中……我的条件是,首印5万册……”
         落款时间为“乙未年早春”。
         所有这些,其实就是告诉你:这就是“传记”,只不过不是常规写法的传记,是用长篇小说的形式为主人公作传的。
         “传记”中的主要人物称“传主”,小说中的主要人物称“主人公”。
         欧阳万彤就是“传主”“主人公”。
         作品首先以别具一格的结构方式形成“视觉冲击力”
         一般叙事性作品展开故事情节、塑造人物形象时总是有着顺序的,可以是一路写来的“顺叙”,也可以是凸显结局的“倒叙”,还可以是“花开两朵各表一枝”的“平叙”,当然还有让作品内容丰厚、使作品情节看上去更加符合情理之类作用的“插叙”“补叙”,本篇作者是资深作家,自然会有结构意识,特别是长篇巨制,结构尤为重要。恰如宋代“婉约派”代表词人姜夔所云:“作大篇,尤当布置:首尾匀停,腰腹肥满。”
         本篇的“腰腹”是“按采访先后顺序排列”的,这样的“顺序”其实不算是真正的“顺序”,因为其中涉及的人物有“传主”(“主人公”)欧阳万彤的妻子、儿子、前妻、继女、初恋(农妇)、姑妈、外甥、前妻闺蜜、保姆、司机、秘书、同乡(将军)、同僚(包括盟友——常务副省长,纪委原副书记;“政敌”——省委副书记)、朋友(高校教授、医院主任、寺庙法师、公司总裁……)、工作中发生联系的各色人等、间接关系的各色人等……其间,关系有亲疏,交往有浅深,所述有多寡,煞有其事地“按采访先后顺序排列”看似有理,实则无理。也许会失之于琐屑、零散、杂乱,但是,作者愣是以如椽大笔把情节前后贯通起来,让笔墨紧紧围绕着“传主”(“主人公”)展开,即使是稍微枝蔓一下说说被采访对象的故事,也会稍纵即“收”;前后内容于详述、略写之间多有伏笔、照应,特别是在二度采访常小韫时揭开她就是自杀身亡的阮若(这名字大有深意)夫妇的女儿,简直是神来之笔;全篇始终回旋着《百鸟朝凤》的旋律:这些,让读者对作品充满了“阅读期待”,一册在手,欲罢不能。
         本篇的“首尾”也见匠心。以“欧阳万彤省长去世讣告”始,时在“2015年2月11日”;以“《清河日报》关于欧阳万彤遗体告别仪式的报道”终,时在“2015年2月17日”。(此处特别再次提醒读者诸君注意篇末的“2015年1月9日完稿”)首尾圆合,而且有很强的现场感。
         当然,介于“腰腹”与“尾”之间的“欧阳万彤私人保险柜所藏之物品”一章内容虽然不多,但是也不能忽略:画、《百鸟朝凤》的简谱是欧阳万彤少年时代练就的“功夫”,更是他一生的精神寄托;充满挑衅味道的信件,是对“传主”(“主人公”)形象的升华,从某种意义上说,对全篇有着绾结的作用。
         如此这般的结构方式,具有无可争议的“视觉冲击力”。
         作品更有那因性格特征鲜明而鲜活的人物群像来赢人
         叙事类文学作品总是要塑造人物形象的,长篇小说往往以塑造出典型人物而得以传世。
         本篇的欧阳万彤是焦点人物,因为所有的采访都是聚焦于他的。作为一位位登省部级的高官,以现今官场生态来看,他算得上“异数”:有着许多从政者不具备的清醒,总是忧国忧民,时刻把老百姓的冷暖放在首位,身居省长高位竟然主动辞职,拒绝为亲属谋取不正当的利益,不与以权谋私者同流合污哪怕压力来自官位比他更高的领导,与不法商人保持距离,远离美女、金钱、宝物的诱惑,坚持为官底线,坚持做人原则,坚持有所作为……但是,他又是活生生的“人”:被县领导相中做女婿而不得不与初恋分手,他愁肠百结;前妻被抓捕后牵连他被免职,他痛不欲生;因为没有满足上级、邻省平级官员的不法要求而被斥责、要挟,他苦不堪言。对投怀送抱的美女,他意乱情迷;对误入歧途的同乡,他爱恨交织;对相谈甚欢的知音(如任一鸣教授、沈儒域委员、智贤法师),他“不知东方之既白”……作者让欧阳万彤有如下一段表白:“我们这些走上仕途的人,在任乡、县级官员的时候,把为官作为一种谋生的手段,遇事为个人、为家庭考虑得多一点,还勉强可以理解;在任地、厅、司、局、市一级的官员时,把为官作为一种光宗耀祖、个人成功的标志,还多少可以容忍;如果在任省、部一级官员时,仍然脱不开个人和家庭的束缚,仍然在想着为个人和家庭谋名谋利,想不到国家和民族,那就是一个罪人。”这段文字也出现在封底上面。不唱高调,入情入理。
         因为个性鲜明,爱憎分明,所以形象鲜活;因为多元观照,人言人殊,所以形象立体。用英国文艺理论家福斯特在《小说面面观》中阐述的理论来界定,欧阳万彤是毋庸置疑的“圆形人物”;用马克思、恩格斯的文艺理论来界定,欧阳万彤是毋庸置疑的“这一个”。
         作品中先后登场的一个又一个被采访者的形象也给读者以深刻的印象,尽管有的人只是一度亮相,而且着墨有限,但是,人物的话语系统与身份、际遇等高度吻合;采访者与被采访者的对话感很强,让人有如身临其境。像魏昌山将军(豪华气派的“将军府”、地下室的海量“茅台酒”等让人很容易想起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将军)的骄横奢靡,任一鸣教授的思虑深远,芮犁主编的睿智干练,续弦常小韫的前恭后倨,保姆华小羽的知恩图报,副书记秦成康的刻薄偏狭……一个个生动鲜活的形象,让人掩卷难忘。
         作为受到很多读者关注的官场文学作品,本篇深入官场生态内部,讲做官和做人的关系,讲官场中的永恒人性和命运,讲为官一任的健康价值观和正能量。其间,对现实题材的把握分寸、对官场题材所秉持的价值立场,都体现了一个大作家的风范,可以说,这是一个大作家把握大题材所写出的大作品,展现了现代中国作家中难得的理性现实主义的创作态度。
         周大新端的不俗!
         这位生于1952年的河南作家有过军旅生活经历,有着近40年的写作历史,现已发表和出版长篇小说《走出盆地》《有梦不觉夜长》《第二十幕》《湖光山色》《21大厦》等600多万字,20卷的《周大新文集》即将面世。其中,《第二十幕》是作者“精思傅会,十年乃成”的一部长篇小说,有“中国的《百年孤独》”美誉;长篇小说《湖光山色》荣膺“茅盾文学奖”殊荣。短篇小说《汉家女》《小诊所》获全国优秀小说奖。一些作品被翻译成英文、法文、朝鲜文,不少作品被改编成电影、电视剧和戏剧,其中由其小说《香魂塘畔的香油坊》改编的电影《香魂女》获1993年度柏林国际电影节大奖——“金熊奖”。获得过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人民文学奖、冯牧文学奖、茅盾文学奖、老舍文学奖、冰心摄影文学奖等文学奖项。能有如此堪称“高大上”的出手,自在情理之中。
         这是一本既充满了现实感,又充满了正能量的书,你值得拥有!

本书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