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60年代朝鲜森严的等级制度

         1953年北部政权巩固之后,金日成就腾出手来,将注意力转向普通民众。

         在一九五八年,他下令开展一项浩大的计画,试图按照政治上的可靠性,对所有北朝鲜人进行分类,雄心勃勃的想以此实现对朝鲜人的重组。相对于中国文革时期的群众斗争和相互揭发,北朝鲜则进行的有条不紊。

         每个人都要进行一项有八条标准的背景审查。首要的是成分检查,即所谓的评级,要考虑父母,祖父母,甚至旁系表亲的背景。忠诚度的调查,以各种方式进行并被冠以各种冠冕堂皇的名称。“加强党中央的指导”是第一阶段。划分成分在随后的阶段变得更加明目张胆,例如一九七二年至一九七四年的“识人计划。”

         在历史上,朝鲜人处于一套类似于印度等级制度的桎梏之下。贵族穿白衣、带黑色的马鬃高帽,而奴隶,脖子上则系着木牌子。朝鲜过去的社会等级制度受中国儒家哲学的影响极大,儒家思想认为人类社会应该严格按照金字塔一样的等级制度来划分。金日成截取了儒家思想关于人文的观点并结合以斯大林主义。在金字塔的顶端不再是皇帝,而是金日成及金家。

         在金家以下,共细分为五十一个阶层,归为三大类——核心阶层,动摇阶层,和敌对阶层。

         敌对阶层包括妓生(女性娱乐从业者)、算命先生、巫师,尤其是政治上的不坚定者。关于他们,在根据现居住于南韩的脱北者的证词辑写而成的北朝鲜人权白皮书上有明确定义,包括:出生富农的,商人、企业主、地主,或其它私人财产被完全没收的;亲日,亲美份子,反动官僚;南方来的叛逃者…佛教徒,天主徒,被罢黜政府官员,战争期间通敌份子。

         在整个阶级最底层的人口总数大概是二十万人,接近总人口百分之一。他们永远被关在仿照苏联古拉格(苏联的劳动集中营)建立起来的劳动营里。在北朝鲜,成分不好的人是不允许住在橱窗式的首都平壤,或者乡村里朝南的地方,一般来说朝南的土地相对比较肥沃而且也比较暖和。当然成分不好的人,是不能梦想加入劳动党的,甚至会被邻居们严格监视。

         北朝鲜人的基层小区是按照一种叫“人民班”形式组织起来的,每个人民班大约有二十户居民组成,它的职责就是是密切监视居民并管理小区的日常事务。人民班的领导由居民自行选出,通常会是一个中年妇女,她会将辖区内的任何异常情况上报给上一级政府。

         对于出身不好的北朝鲜人,想要改变成分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在这个山区省份,两江道,个人档案被锁在国家安全保卫部在当地的办公室里,并且被严密保管,以防有人企图篡改记录。

         在这个等级体系里,唯一的流动性是向下的。即使你处于包括统治阶层极其亲属和党干部在内的核心阶层,你的成分也会因为你的不当行为而降级。一旦你有污点,它就会跟着你一辈子,永远无法摆脱。而且,就像是旧朝鲜的社会体系,家庭成分是可以继承的。父亲的罪就是儿子的罪,也是孙子的罪。

         北朝鲜人称呼这些人为不纯-“不洁之血”也就是血统不纯。好在即便流着“不洁之血”,也不会被直接告知所属的阶层;因而就算家庭背景不好,负面作用也不会马上显现出来。然而孩子们会从上的学校、座位顺序、老师态度、继续学业的可能性、分配工作的好坏判断出,自己身上血液的颜色,是红还是黑。

合作自媒体:史料

历史不会重演,但会有惊人的相似。

                                                    ——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