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柔•布拉乔 诗歌精选


         诗人 卡柔•布拉乔,是墨西哥当代最为重要的诗人之一。正如她自己所说,诗歌作为第三种语言应该充满解构主义色彩,语言的差异性使诗歌在每个人的理解,产生被解读的意义。就像一个物件放在镜子前,镜子转动的角度不同,映射出来的这个客体是不同的,但它是同一个客体。

在时间的核中

时间,永远
温柔而赤裸
在它纤细微妙的深处。(门
守护着门;它们彼此敞开;
道路,
大海的踪迹。)秋天
堆积的落叶与木头。在它的核心:
错综而澄澈的欢悦;热烈缠绕的常春藤;
金子:
光的叶序:金属中萌生的火焰,
以及柔和的苔藓中的
炽热。

 


 

从这里的阳光

从这里的阳光,永恒
用脆弱的火焰
在照射。从这亲切的花园,
从这阴影。
它将自己的门坎向时间打开,
时间上
万物均有磁性。
它们在时间上深化,
时间将它们支撑
并让它们表现为:圆满,慷慨,
光明。清新并
充满欢乐的广度,星球的深度,
节日的异彩纷呈。
坚固并与众不同
为了被感知,让空间、时间,
和自己精致的果园结盟。
像花园里恰到好处的石头,
像庙宇上设计好的过程。
一扇门,一把椅子,
海洋。
深白的颜色,
有位差的墙。
短短的线条
将他围在中央。
罗望子树闪烁在
漆黑的夜晚。
巴松管倾泻出
水流明媚的声响。
他双手坚定的温柔;浓密的黑夜,
辽阔的泛滥的的黑夜,
让感人肺腑的温柔
洋溢在
深深的丰饶上。

 


 

阳光洒在雪花石膏的池塘

在一颗
晶莹的石子上,
闪耀着太阳的欢畅。
你是水的歌
而在水的波纹中,云雀
清新的歌声,温柔的风
沐浴着曙光。
阳光洒在雪花石膏的池塘。
橘花
和茉莉
在它的水面上。

 


 

让那细雨落下

在这昏暗的真实里,
为了保护我们,它展开自己的披风和狂澜,

展开自己痛苦的翅膀,为了我们将驱赶,
为了说「是的」,
让那细雨落在门坎前;
让它像振翼般落下,像瞬间的侵犯。

它像一位信使,来自远方,
湿漉漉,烧得像火炭。
它带来话语,带来信函。
然而雨水的图画
在扩展,因此对发生的事情

既听不到也看不见。
因为是雨水在靠近我们,
向我们诉说
并用力抓住我们肩膀,
将我们摇晃并向我们呐喊,
是雨水,是变得模糊的天边。

我们在颤抖,在燃烧,面对着
那无人下来的拱桥,在那扇门前。
谁也不想听见。

这昏暗的真实,这轻微的摆动
像无数蝙蝠的声息,
大家都在摸索
并萌生在血液清醒的长廊里,
都想离那些塔楼而去。

为了说「是的」,
让那细雨打在门坎,
落在墙垣;

让一切都化作云烟。

 


 

润滑边缘之水

水母繁生之水,
乳状之水,曲折之水,
润滑边缘之水;浓郁的玻璃——在欢悦的轮廓里
溶解。水——奢华之水
回转,消沉。

在浓密的平静中。水,
丝绸之水,与沉重暗淡的铅——水银;
悬空之水,迟缓之水。闪亮的
水藻——欢乐的牛乳之哺。海藻,
山峰上的生命之息;

——弯曲寂静之上,玄武岩的
地峡之上;海藻,风化之息,
滑行。水之光,水中鱼;圣者的光环,玛瑙,
边缘断裂之光;追踪逃逸的麋鹿

之火焰——木棉间,鱼群中;火花
跃动;
猞猁之水,棘鳍之水(波动闪耀的大理石斑纹)。水母间的
光体。
——张开的唇形边饰;润滑边缘的圣者光环,
光滑的摇摆,风化的巢穴,迟缓之水——淫荡
之光

油滑的路口,
穿越玄武岩的缺陷。——穿过光线滑动的猫眼石
穿过内燃的火焰。——水母繁生
之水。
柔顺之水,光亮之水;
无痕之水;浓稠,
水银
坚硬的白,溶解在汹涌的石墨
和活跃的鲻鱼中;温柔,躲闪。——灵动之水

倾翻古铜色的阳光,前额下屈,贴上腹腔
——褐色闪耀之水,涌动之水。水母繁生之水,触觉之水
溶解在
油质靛蓝和回声蜂巢之中。石棉之水,石莼之水
淤泥中的鲶鱼
——吮吸;在牛乳中,在甘甜美酒间;光环环绕的
水塘与净界显露。稀薄之水,光环闪耀的琥珀
——纤细、神圣、润滑的华彩;虎,釉彩下的
满潮。水之地界,水中鳗鱼追逐舔舐
自己的轮廓,
夜色中的轮回
——在子宫护膜中;在鼠尾草间。——水

在鳕鱼中。负重之水(——虹状;
平静的欢悦)——水
它的边缘

——它移动的光滑,迷醉在
音韵起伏的
适育年华。水,
丝绸之水回转,消沉
在浓密的平静中。水,水;它的爱抚
——滋养之水,水中游鱼。水母繁生

之水,
乳状之水,曲折之水;水,

(注:这首诗特别适合朗读,特别是它的原文,有非常强烈明显的音韵美。它是写水的,全诗都是ua ua ua的水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