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国民”要容忍“小国心态”

         思来想去,自己也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爱国主义者,可能是看洛克、卢梭的东西有点多,始终坚持着“国不爱我,我不爱国”的错误理念。但不管怎么说,现在的日子过得更好了,就算跟几年前比,也有了不少进步。儿不嫌母丑,其实当个中国人也不错吧,况且我们还是个大国。

         中国是大国,咱们就是大国国民,可我们的邻居们却不都是。中国的邻国有十几个,隔海相望的也有十来个,其中巴掌大小的国家有得是。我们中国人都会自夸,说祖国地大物博,资源丰富,可你要是到了朝鲜、韩国这样的地方,绝没有人这么夸耀,那是纯属找虐。

         大国的日子要过好,小国的日子也得过下去,这给政府出了难题。怎么让自己的老百姓高高兴兴、满怀希望,还得时刻感觉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国民。这真是个系统性的技术活儿,其中媒体和宣传必不可少。

         前两天看了个韩国电影,名字叫《逃北》,讲的是朝鲜底层民众,如何从图们江偷渡到中国,投奔外国领事馆,或者越境到蒙古,最终到达“天堂”韩国的故事。“逃北”的事情不稀奇,说白了就是“拿脚投票”,这里活不下去了就换个地方。可其中对中国情况的描写,让我大为惊叹。

         这些“逃北者”到达中国后,就进了一个血汗工厂当上伐木工人。吃的是猪油白菜,住的是破被烂床,两只鸡,就成了过年一般的晚宴。让我顿时感觉到,中国人民亏待这些偷渡者了。

         后来逃北者们要辗转到德国领事馆寻求政治庇护,我想这个有“德国领事馆”的城市,在中国应该属于级别不低的城市了。可“这个城市”在韩国人的镜头里,繁华程度也就相当于甘肃某贫困县的一条商业街。我郁闷了,中国的城市有那么不堪吗?

         别着急,按照电影情节的发展流程,很快这些逃北者到达了首尔,当他们穿越城市的时候,我的天啊!就满眼都是高楼大厦,繁华的街景,顿时感到了大韩民国的富裕发达。我和我的小伙伴们惊呆了,也不知道导演是用怎样的技术,将首尔的那些破房烂瓦从镜头中抹去的。

         实际上很多外国电影涉及到有关中国的情节都是这样,拍上海非要选弄堂,拍北京偏要串胡同,不是广州火车站就是成都汽车站,总之都是挑着脏乱差,躲着高大上。难道是这些老外非要跟我们过不去?

         一开始我也挺气愤,但随后又高兴了,原因是“这些小国已经怕中国了”。

         最怕中国的是朝鲜。记得2011年已故朝鲜领导人金正日访华的时候,参观了许多我们国家的高新技术企业,在我的直觉里,这样的工厂应该是程序控制、自动化生产,现代化气息浓厚。可没过几天,在优酷看到的视频里,朝鲜国内也报道了金正日参观中国工厂的消息,画面里面的机器简直就是老古董,而且只有纺织产业的片段,其他的“朝阳产业”一个都看不到。

         怕中国的还有韩国。十几年前非要让我们把“汉城”翻译为“首尔”,此后又是李时珍、印刷术都成了他们的发明,再到各种电影对中国高大形象的躲避,甚至都不敢拍我们坐的高铁动车,而专挑些绿皮车。他们到底有多怕对自己的老百姓说实话?

         去年一个刚从韩国留学回来的学生告诉我,在韩国的同学里,都觉得他到韩国是一种人生的幸运(其实是高考失败的结果)。韩国的同学觉得我们国家的人民都穿“的确凉”或者粗棉布裤子,统一的白、黑、灰,接近于文革时候的装束。一次和同学一起去麦当劳,韩国同学问他:“在中国也能吃得到薯条吗?”

         我听到这里只能扑哧一笑,然后就在琢磨,为什么这些国家要在自己国民面前压制中国呢?思来想去,朝鲜和韩国其实是两个典型的例子,代表两种心态。

         朝鲜政府一直在国民面前灌输“我们无可羡慕”的思想,朝鲜是最伟大的,世界人均幸福指数全世界第一。让人民过多了解中国情况当然不好,不利于统治。这个好理解,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嘛。

         韩国的心态就复杂多了,按说我们国内对他们的报道正面的颇多,甚至我们总是觉得韩国人的生活比我们幸福。(其实未必如此)但韩国是一个小国,即便经济发达,也会刻意地在国民面前掩盖周围发生的巨大变化,当然欧美国家的强大他们无法否认,也就只能从这个后起的“老大哥”这里找回一些卑微的自尊了。

         同样是黄皮肤,同样是亚洲人,他们要告诉国民,看,邻居们都在吃糠,只有我们在吃肉,你们幸福吧!

         这就是小国心态,掩耳盗铃,装聋作哑,落得个自我安慰和满足。

         放过他们吧,大国国民就要容忍小国心态。

         最后一个笑话:前年一个当大学老师的同窗去印度访学,那里的教授指着他用的联想笔记本问:“这是美国生产的吧?”他解释说:“地道的中国牌子啊!”那个正直教授表示怀疑,然后理直气壮的说:“我以为只有我们国家和美国能够生产笔记本电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