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格·肇嘉:透视人类的《偏执与妄想》

《偏执狂:”疯子”创造历史》
(意)鲁格·肇嘉著
高岚 董建中译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 2015年11月出版

20世纪可以被称为“邪恶的世纪”。在其最突出的代表——希特勒与斯大林身上,偏执狂病理与道德的邪恶几乎难以区分。著名心理分析家鲁格·肇嘉,通过严格的史实分析、专业的心理分析,深度剖析偏执与妄想在两次世界大战中所扮演的角色,一览邪恶之本质。

实际上,这本书不仅仅纳入了众所周知的“战争狂人”作为它的病理透视,而且将它的射线投入到历史的更悠远的时光,甚至延伸到人类起源的传说时期。比如,它剖析的第一个偏执狂案例是圣经里的开篇“该隐杀弟”这一传说文本,而之后希腊神话也紧接着被纳入到它的解析范围,并且在接下来的篇章里,基本是按照历史的线性发展,对历史上的“偏执狂”的高发频段进了不间断的全程曝光。

我们可以在它接下来的叙述中,看到偏执狂的症状广泛地分布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拿破仑战争”、美国新大陆的崛起,直到一战、二战,然后一直延续到美国发动的伊拉克战争及伊斯兰恐怖主义等等依旧激荡着当今现实政治的众多事件之中,从中去寻觅“偏执狂”的心理机制所带来的政治布局及发展走向。

在《偏执狂:“疯子”创造历史》一书中,肇嘉将荣格分析心理学的原型理论作为剖析偏执狂的方法与应用。他从神话入手,通过古典时代(埃阿斯)与两次世界大战(希特勒和斯大林)中的偏执狂意象,去探索种族灭绝过程及种族灭绝心理的现实意义。

肇嘉还进一步指出,轻度的偏执与妄想,是日常生活中的常见之物。书中没有把偏执与妄想视为一种疾病,而是视为一种普遍存在于人群之中的可能性。但是,这个心理特性或许也能够出现在任何日子里、任何人身上。它是我们内心的小“希特勒”。

纵观人类的整个战争史,可以明显看到偏执与妄想狂的幽灵显现。这些偏执狂手握阴谋论的大棒,简单粗暴,却又注定会受到大众的追捧。这样一种简单、有效的观念,把新生的反抗力量毒杀在摇篮中。相反,民主与和平的再生,需要承诺、牺牲和理性——这些心智过程却又无法如此迅速地激发或感染群众。无处不在的偏执狂,制造了人类一场场的浩劫。

尼采在其《善恶的彼岸》中说过这样一句话:“在个体中,疯狂是一种罕见事物,但是在团体、党团、人群、时代中,它是惯例。”或许,类似的疯狂,偏执狂的疯狂,唯有放大或凸现的时候,才会如此触目惊心,犹如人类的噩梦。

《偏执狂:“疯子”创造历史》的出版,就是为了防止人类偏执狂噩梦的重现。在这种意义上,这本书便是一部醒世录。

本文转载自:中国出版集团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