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在冬季找一个面朝大海的地方

         如果要在冬季找一个面朝大海的地方,该去哪里?在我看来,不是海南,那里绝没有冬天海的凄凉,少了些许文艺;也不能去大连,诚然六月的渤海是繁茂的地方,但此时却用凛冽把人拒之门外。如果我们将两个地方连线,你会看到一个熟悉的城市,那便是青岛。

         青岛的纬度并不低,与它相望的威海和烟台在立春之后还可能迎来稀稀疏疏的小雪,但那边是雪,走到这边却成了雨。一道山东丘陵的阻隔,把这个北方城市藏进了棉衣下面,青岛就这样暖和起来。

         夏天的青岛有时会燥热,让你感到这片海有些烦闷,但冬天全不如此。很多时候,我们会在三九天遇到它零上的最低气温,没有痛苦的寒冷,却也有冬日的凄凉和深沉,这是青岛冬天海的绝佳之处。

         在青岛看冬日的海很是方便,整座城市就不近不远地摆在海边,一座栈桥直直地伸向海里,让你以为再往前走,就会到达大海的中心,在亭楼旁驻足,你会感受水天一色的自在。更妙地在晚上,当城市霓虹随着步伐渐渐远去,那天空中的星星就会越来越耀眼。

         看腻了青岛的海也不打紧,历史文化的烙印如同自然景观一般给了这座城市清晰的烙印。一百多年前,德国人来到这里就再也不想离开,拼命说服清政府让他们在此经商居住。这些看似屈辱的历史,却给青岛留下数不尽的异域建筑风光,你甚会忘记身处何方。

         青岛的“八大关”就成为人们约定俗成的必去之地,曾经租借地的外国人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当年的生活所需,却给这座城市留下了一座万国建筑博览馆。这些临海的街道,非是威尼斯、利物浦或是东京,而就真切地坐落在这里。

         八大关就是八条以“某某关”命名的街道,最主要的是“山海关”,这里的一号、五号、11号几座小楼,曾经是外国名流和建国后中国国家领导人们下榻的地方。醇厚的异域风味和显赫的身世都为这些建筑蒙上神秘面纱。

         要是在年后情人节去青岛,那还不能错过“天主教堂”,这是一座哥特式建筑,名叫“圣弥厄尔”。在中国无数天主教堂中,它是唯一的“祝圣教堂”,为报答那些替上帝传播福音的圣人们而建造。即便不是天主教教徒,到圣殿之内小坐,也能感到平常中的幸福。

         靠山吃山,青岛靠海,饮食文化中离不开海鲜。如果只是吃大排档或者蒸、煮、炸的海鲜食品,那确实没有深刻体会这里的海鲜文化。在这里,海鲜就是内陆的猪肉,包子、馄饨、面条都与之巧妙搭配,当地人看来并无奇特之处,但这味道却是必须要尝的。

         青岛的繁华全在中山路,这一点儿都不假。德日侵占时期,一处军用码头成为四方村庄的汇聚之地,久而久之,一条大马路被人们踩踏出来。有人的地方也就有了商机,不论百货铺还是电影院都在这条马路两旁矗立起来,也就造就了当今的中山路。

         青岛的海并无特别,这里也有沙滩,也有白浪,也有一座美丽的城市靠在旁边。但青岛就是这么一个不大不小的城市,守护在一片不疾不徐的海的旁边。在温暖的冬季,有些凄凉,有些婉约,静静地等待你的造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