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闹与伤感,只有一座独木桥的距离

我用一支烟的时间
踏出长满杂草的荒原
身后还有那条河流
在春季枯水期
淌着静默的血液

抓起一把杂草
投入黑水中 等待
涟漪在唐突中出现
好把那些下沉的泥沙
冲到远处

我没有时间再去抵牾
因为
喧闹与伤感
只有一座独木桥的距离。

___景文 20160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