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黄沙湮没的西域故城

         在汉武帝的印象中,陇西已经是帝国的尽头——它的北方,盘踞着茹毛饮血般野蛮的匈奴诸部;而以此向西的地方,则是如地狱般未知的世界。 他的曾祖父,在六十多年前曾经带领最骁勇的战士向北方征伐叛乱地区,同时也为了向匈奴人施压,以扩张帝国北方的疆域。但失败的结果让刘姓子孙直到今日都不愿再与那些异族人直接对抗——你甚至不知道他们真正来自哪里,并在一番烧杀抢掠后,将会转头奔向何方。

白登之围

         公元前201年(汉高祖六年),韩信在大同地区叛乱,并勾结匈奴企图攻打太原。汉高祖刘邦亲自率领32万大军迎击匈奴,初战告捷。时值寒冬天气,天降大雪,刘邦不顾阻拦,轻敌冒进,直追到大同平城,结果中了匈奴诱兵之计,围困于平城白登山7天7夜。刘邦最终向冒顿单于的爱妻阏氏,才得脱险。

         后来武帝听说在遥远莫测的西方存在一个叫“大月氏”的国家,他们也经受着匈奴的压迫和奴役,于是决定派遣使节到那里一探究竟,这个人就是张骞。过去从没有人到达过那里,后来的史学家在研究这段历史的时候,总会用“凿空”一词加以形容,他需要的胆魄不亚于后来新航路开辟时的哥伦布。张骞在二十几年后,终于返回长安,并描绘着帝国西部的图景,一百年后,中国人甚至知道如何从东方通达更西的异域国家,这条道路就是“丝绸之路”。

         如果你从地图上俯瞰这条将汉人先进文化运达欧洲的道路,就会发现,它完美顺从了新疆三山夹两盆的地形。自从河西走廊的尽头敦煌分别,一支从天山南麓穿行,丰沛的高山融水将那里浇灌出成片的绿洲,至今那里仍存在着乌鲁木齐、昌吉、石河子等重要的城市,昌乌石城市带成为新疆经济发展的主要引擎,而水就是它得以启动的燃料。另一支则从塔里木盆地南缘经过,昆仑山成为商旅们巨大的保护伞,那里也季节性地流淌着生命之水,并搭建起众多繁茂的贸易城市,虽然它们现在已在干涸中尘土飞扬。在古丝绸之路上,西域 36 国目前还遗存有约 20 多座古城,他们已成为古丝绸之路上重要的文化标志,因此也成为重要的文物保护单位。


塔里木河

         由发源于天山山脉的阿克苏河、发源于喀喇昆仑山的叶尔羌河以及和田河汇流而成,是中国第一大内流河,全长2137千米。塔里木河水来自于冰山融水,为季节性河流,历史上塔里木河河道南北摆动,迁徙无定。最后一次在1921年,主流东流入孔雀河注入罗布泊。随着塔里木河近代以来水量不断减少,罗布泊也成为一片死寂之地。

Ⅰ楼兰古城
         在众多被丝绸之路串联起来的西域名城中,“楼兰”的出镜率是最高的。据考古发掘揭示,远在新时期时代,那里就有人类活动,大量石制品和木制品的出土,勾勒着楼兰由盛而衰的历史图景。

汉代楼兰

         我国史籍记载最早有年代可据的是《史记•匈奴列传》,传载:西汉文帝四年(公元前176年)匈奴单于冒顿在给文帝的信上称:“天所生匈奴大单于敬问皇帝无恙”。“以天之福,吏卒良,马疆力,以夷灭月支,尽斩杀降下之。定楼兰、乌孙、呼揭及其旁二十六国,皆以为匈奴。”依信所述,楼兰至少在公元前176年前就已役属于匈奴。楼兰古城址位于孔雀河下游于三角洲的南部,罗布泊西北岸上,今属若羌县界。

         张骞于元朔三年(前126年)回到长安后,向武帝作了情况报告。司马迁根据张骞的报告撰成《史记•大宛列传》,传载:“楼兰、姑师邑有城郭,临盐泽。”盐泽,在今罗布泊。这个记载表明,楼兰已是一个“城郭之国”。这个“城郭之国”的远古历史史籍无载。但至少在汉代,楼兰已经是一个人口万人以上,其国域“东起古阳关附近,西至尼雅古城,南至阿尔金山,北至哈密。”其繁华与壮丽戛然而止于公元630年,其消亡时间大致相当于我国的唐代。
         楼兰古城,是本世纪初随着西方“探险”热潮的兴起,在地理考察中发现的。最先到达这里的是瑞典人斯文赫定,接踵而至的有英国人斯坦因、日本人桔瑞超等。他们在这里进行“考察”,掠取了大量珍贵文物,消息震惊中外。而我国的科研工作者,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能够深入古城所在的罗布泊腹地取得第一手资料,进行有关学科的研究。建国后,中国的考古工作队在1979至1980年间三次深入罗布泊腹地,对楼兰古城址及其附近墓葬群进行考古调查和重点发掘。
         考古发掘得出:由于常年受强劲东北风的侵蚀,古城与附近环境一样,变成了破败不堪、高低不平的“雅尔丹”地形,古城城墙就混杂在这种风蚀台地中。经过努力寻找,终于找到了四边残存城墙。古城基本呈正方形。按复原线计算,东面长333.5米、南面长329米、西北两面各长327米,总面积约108240平方米。城市的布局以水道为轴线分为两区。一为东北区,残存遗迹较少,主要有佛塔及其附近建筑;一为西南区,保存遗迹相对较多,除三间房遗址区外,西部和南部还有大小院落在这一区里。
         佛塔建筑遗址:现残高约10.4米,暴露的迹象可分九层。一至三层为夯土筑,底部一层南北长约19.5、东西宽约18米。在这层下铺垫厚约10厘米的红柳层,在第三层中残留碎陶片。在佛塔东面约30余米处,也有一小台地,上面堆放着散乱的木材。在进一步发掘中,考古人员除采集到丝、毛织物外,还获得五铢铜钱和玉髓质、琉璃质各色饰珠,以及来自异域海岸的海贝、珊瑚等。这些物品显示了早期“丝绸之路”的贸易中继城市的特点。
         三间房官署遗址:西南区正中的三间房址,东西长12.5米、南北宽8.5米,总面积为106.25平方米。其中东西两间较狭小,中间一间较宽大,以两种大小不等的上块垒砌。我国考古人员在清理时,东面这间发现纸文书一件,还有丝绢、棉布、小陶杯等。三间房两侧为厢房,在这里重清理发现木简1枚,以及骨鞘、彩绘木块、毛布和毛毯残片、麻鞋、破毛袋、破毡袜、棉布、墨绿色丝绢等。
         北大考古系教授林海村说:“楼兰人使用中亚去卢文作为官方文字,而楼兰本族语言却是一种印欧语系的语言,学术界称作‘吐火罗语’。”“楼兰人类学研究的结论和楼兰语言学研究结果再一次提醒我们,在遥远的古代,有一支印欧人部落生活在远离欧洲的楼兰。”因而,此书的观点认为,楼兰人是“漂泊东方的印欧人古部落”。然而,“楼兰人到底源于何处”这一问题并没有取得一致的观点。有一种观点认为楼兰人属于雅利安人。社科院楼兰考古专家杨连告诉记者,80年代,他去楼兰,他见到过一位30多岁男子,身材很高,有2米左右。他特地为他拍了一张照片,和他站在一起的男孩才到他的胸部。
         楼兰古国所处的罗布泊曾经是我国西北干旱地区最大的湖泊,湖面达12000平方公里,上个世纪初仍达500平方公里,当年楼兰人在罗布泊边筑造了10多万平方米的楼兰古城,但至1972年,却最终干涸。目前比较被公认的解释是,从魏晋到唐经历了全球气候的重大变化,西北地区气候由湿润变为干燥,沙漠化快速发展,河流流量连年下滑,最终使楼兰难以为继。

Ⅱ米兰古城——“女儿国”中的名城

         《西游记》中,唐僧师徒四人进入一片水丰树茂的地域,那里的居民只有女性,河流是他们繁衍生息的支撑,那就是“女儿国”。相传“女儿国”就处在新疆自治区若羌县,而米兰古城就位于县辖境内,曾经的地理风貌与小说中的女儿国也最相似。
         据史书记载,西汉时,此地为西域楼兰国之伊循城。汉昭帝元凤四年(公元前77年),鄯善王(古楼兰国)尉屠耆请求汉王朝派一将领兵到此屯田积谷,汉即派一司马和吏士40人屯田伊循。唐代时,此地为吐蕃所占,古堡即为吐蕃修建的一座军事堡垒。古代米兰是塔克拉玛干沙漠南面的一个绿洲城市,座落于罗布泊与阿尔金山脉的交会处。它曾经是丝绸之路南道的一个繁忙贸易中心,是进出中亚的重要通道。商队为了避免横渡这个“大荒漠”及塔里木盆地,往往会选择从米兰南北两边绕过。
         1973年,新疆考古工作者在米兰古河道边发掘了唐代吐蕃古戍堡遗址,发现屋宇均平顶,部分房屋半穴入地下。出土了大量吐蕃文木简及兵器、漆皮甲片、粮食及毛丝织物。另外,在古城附近东西4公里,有多处佛寺、佛塔,也有较大的古代屯田遗迹,灌溉渠系纵横。 2012年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发现了36间保存完好的古代民居,出土300多件珍贵文物。
         在米兰所发掘的大量人工制品证明了古城与其他地方进行大量而成熟的贸易活动,有些地方甚至远至地中海。自米兰所得的考古证据显示其艺术品受佛教影响的时间可追溯至公元前1世纪,从考古场地所挖掘出来的早期佛经及壁画亦显示与中亚及印度北部的传统风格相似,而在当地发现的绘画于其他艺术特征方面令人联想到与古罗马及其行省有直接关系。
         该处发现大量手稿,大部分是写在木或纸上、以早期藏文字母的西藏官方文献及古戍堡的军事资料,时间为8至9世纪。由于藏文字母在当时的一个世纪前发明,所以那些手稿可以说是最早一批以藏文字母写成的古籍。另外,在米兰古堡遗址上层发现的回鹘人坎曼尔的汉文诗稿及其他汉文诗抄,是研究古代汉、回纥、吐蕃关系的很好资料,同样也表明直到唐代,米兰古城的社会经济活动规模仍然较大。
         同时,米兰灌溉渠道的发现证明则这里是一处屯田生产区,而其所处的年代与位置又与文献记载相吻合,因此,结合对这一地区丰富的文物遗迹研究,专家们认为米兰是汉代鄯善的伊循城,是鄯善国政治、文化的中心区域;是自敦煌沿疏勒河通楼兰、沿昆仑山北麓西行的“丝绸之路”南道上的要冲。

有翼天使

         让米兰古城享誉中外的,还是一百多年前斯坦因在这里发现的“有翼天使”壁画。 1907 年新年伊始,匈牙利裔英国探险家斯坦因在米兰古城遗址惊喜地发现了“从未报道过、完全出乎意外”的“长着翅膀的天使”的精美壁画。斯坦因特别为“带翼天使”的发现而激动,他写道:“这真是伟大的发现!世界最早的安琪儿在这里找到了。她们大概在 2000 年前就飞到中国来了。”斯坦因认为,“带翼的天使”是古罗马艺术在东方的传播。他的这一发现,当时曾轰动了欧洲的文化界和考古界,米兰古城从此便不再陌生。据说,这一精美的壁画最后被斯坦因盗走了。米兰古城废墟上的遗存和米兰壁画的发现,反映出了昔日古丝绸之路的繁荣和东西方经济文化交流的兴盛。
         米兰古城位于罗布泊湖的南岸,距楼兰古城约有 260 公里。关于米兰古城的保护,过去几乎处于无人过问的状态,英国探险家斯坦因盗走米兰壁画就说明了这一点。 解放后国家对此事非常重视, 70 年代初,在这里挖掘出土了木简、木牍、木碗、骨刀、丝绸、丝片、陶器、纺轮等 2000 多件文物。现在这里还设有专人负责保护。大家都为米兰古城能得到保护而感到欣慰。在古丝绸之路上,西域 36 国目前还遗存有约 20 多座古城,他们已成为古丝绸之路上重要的文化标志,因此也成为重要的文物保护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