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央嘉措情歌及秘传

仓央嘉措,门巴族,六世达赖喇嘛,法名罗桑仁钦仓央嘉措,西藏历史上著名的诗人、政治人物。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仓央嘉措生于西藏南部门隅纳拉山下宇松地区乌坚林村的一户农奴家庭,父亲扎西丹增,母亲次旺拉姆。家中世代信奉宁玛派佛教。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被当时的西藏摄政王第巴·桑结嘉措认定为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同年在桑结嘉措的主持下在布达拉宫举行了坐床典礼。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被废,据传在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的押解途中圆寂。

关于他的故事,可能你已经听过太多了。可关于他的情诗,仿佛说也说不完。仓央嘉措是西藏最具代表的民歌诗人,写了很多细腻真挚的诗歌,其中最为经典的是拉萨藏文木刻版《仓央嘉措情歌》。

当我拿到这薄薄的一本《仓央嘉措情歌及秘传》,感觉像拿到了秘籍一般。第一页上有章印着民族出版社藏文编译室藏书,遇到这样的书总觉得有点儿神秘。这本书是1981年8月版本,定价只有0.36元。

关于仓央嘉措的身世和著作,一直以来国内外都有很多述评。无论笔者对其持有什么样的态度和看法,只要能丰富后人对仓央嘉措的认识,或者便于研究是很有必要的。十八世纪的西藏风云变幻尤其是在五世达赖阿旺罗桑嘉措坐化之后,阶级矛盾,民族矛盾都处于高峰。而仓央嘉措这位喇嘛的生平,一直都披着神秘面纱。若是从以往的资料中去了解他,我想也是有助于对他情诗的理解吧。

随手翻看的时候,我发现每一首诗都短短的,可是都非常有意思。然后便想起了关于仓央嘉措的凄美的爱情故事。关于仓央嘉措的爱情,广泛流传的是这个:仓央嘉措在入选达赖前,在家乡有一位美貌聪明的意中人,他们终日相伴,耕作放牧,青梅竹马,恩爱至深。仓央嘉措进入布达拉宫后,他厌倦深宫内单调而刻板的黄教领袖生活,时时怀念着民间多彩的习俗,思恋着美丽的情人。他便经常微服夜出,与情人相会,追求浪漫的爱情生活。有一天下大雪,清早起来,铁棒喇嘛发现雪地上有人外出的脚印,便顺着脚印寻觅,最后脚印进拉了仓央嘉措的寝宫。随后铁棒喇嘛用严刑处置了仓央嘉措的贴身喇嘛,还派人把他的情人处死(也有说法只是将情人驱逐出拉萨放逐到远方),采取严厉措施,把仓央嘉措关闭起来。关于类似的浪漫传说还很多,但都以悲剧而告终。

关于仓央嘉措秘密转世,也有不同说法。大多数人认为洛桑嘉措死后,桑结嘉措按照五世达赖的遗嘱,秘而不宣,秘密寻找转世活佛,也就是仓央嘉措,而后秘密的送往错那的巴桑寺里正式学习佛法,五岁开始学习文字,第一天就熟练的掌握了三十个字母,并能上下加字,逐一拼读。7岁时学习佛法,8岁时开始学习《吐古拉》、《诗镜注释》等,而《诗镜注释》对于仓央嘉措的诗歌影响巨大,相当于是其成为诗人的启蒙……接下来和大家分享几首我比较喜欢的仓央嘉措情诗。

凛凛草上霜

凛凛草上霜,
飕飕寒风起。
鲜花与蜜蜂,
怎能不分离?

情侣被人偷走

情侣被人偷走,
只得去打卦求签。
那位纯真的姑娘,
在我的梦中浮现。

风啊,从哪里吹来

风啊,从哪里吹来?!
风啊,从家乡吹来!
我幼年相爱的情侣啊,
风儿把她带来!

核桃可以砸开吃

核桃,可以砸开吃,
桃子,可以嚼着吃,
今年结的酸青苹果,
实在没有法子吃。

不如对她倾心

姑娘美貌出众,
茶酒享用齐全,
哪怕死了成神,
不如对她倾心。

无情无义的冤家

木船虽然无心,
马头还能回首望人。
无情无义的冤家,
却不肯转脸看我一下。

怎么擦也不会擦掉

用手写下的黑字,
已经被雨水浸掉。
心中没写出的情意,
怎么擦也不会擦掉。

美酒不会喝完

只要姑娘不死,
美酒不会喝完。
青年终身的依靠,
全然可选在这里。

只要情投意合

柳树爱上了小鸟,
小鸟对柳树倾心。
只要情投意合,
鹞鹰也无隙可乘。

压根没见最好

压根没见最好,
也省的神魂颠倒。
原来不熟也好,
免得情思萦绕。

知心话说得早了

骏马起步太早,
缰绳拢得晚了。
没有缘分的情人,
知心话说得早了。

我那心上的人儿

会说话的鹦鹉,
从工布来到这方。
我那心上的人儿,
是否平安健康?

   


本文摘选自 公众号 “这儿有好书”(heyzher)。
在这里你可以发现世界另一种可能,可以看到更新的精彩书籍和选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