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味道——新疆莫合烟

莫合烟是一种由黄花烟草的茎和叶碾碎后掺和晾晒而成,外观呈颗粒状、较为粗糙的烟草制品。最早由维吾尔族先民种植,是我国的烟叶品种之一,烟劲较大。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前,深受当地人的喜爱。

         少时至新疆军中,立马剃一光光头之外,比吃羊肉适应得更快的,便是抽莫合烟。无它,每月津贴只十八元,老蹭人家卷烟抽也不是办法。况且文工团里少数民族多,维吾尔、哈萨克、蒙古、俄罗斯、塔塔尔、锡伯皆有,男兵们多抽这烟,便有了学习与实践的环境。

         莫合烟那味,与烤烟卷烟有大不同,浓烈,亦来得更醇厚些,有股子似原野飘来的天然香味,微醺了人。有维族朋友比较卷烟与莫合烟的差别,指了卷烟道:哎这个烟嘛,下去,就到这个地方!手势比划在喉咙处。再深吸一口莫合烟,曰:哎莫合烟嘛,是在这个地方!那手便绕了圈,盖了满腹,作一副怡然望天状。

         莫合烟都得自己卷。刚抽时卷烟手艺不好,不成型,还漏气,不小心还散了开。不几时就成了熟手,顺手撕下条报纸一折,洒上撮烟末,嘴边舌尖一抹一贴,前端一拧,吸口处一捏一折便成,未及三秒。点燃吸上一大口,憋一下再呼出,似满腔都伸个懒腰,随那烟雾飘散开,舒展了去。随便说,卷莫合烟一定得用报纸,用其它的纸,则出不来那味儿。且有民族朋友说最好是用维文的报纸。此可一笑,姑妄听之而已。但阅览室的报纸也就因此缺边少角的多,上段字句还在报纸上,而下段,多半正好被人叼了在嘴里。

         看俄罗斯或前苏联小说多的,于此“莫合烟”应不陌生(也有译为“马合烟”的),萧洛霍夫、贝科夫等笔下的哥萨克或红军战士,战马上厮杀下来或炮火下躲在战壕里时,卷的便是这莫合烟。此物的出处便是俄罗斯,俄语名为“玛合勒嘎”,又叫黄花烟,俗称了莫合烟。有文献载,上世纪初,有由沙俄回国者带回莫合烟种籽和栽培技术,开始在伊犁绥定(今霍城县)、伊宁等地开始种植。故此,新疆的莫合烟,以伊犁为最有名。各处的小烟摊上,便把所有品类的莫合烟都叫了伊犁莫合烟。

         莫合烟与通常的烤烟丝不一样,不光是叶,还有茎、杆碎粒在内,碎如芝麻大小,黄的绿的白的杂了,叫烟粒更确切些。粉碎成烟粒后,其加工方式如制茶叶,乃炒制而成,据说还得加料与白酒。每户烟农皆有自己的配方,秘不示人。黄绿的叶末多,则劲道大,呛人,维族哈族抽这类的多。黄白的茎杆碎粒多,则劲头小,中正平和些。新鲜的莫合烟抓一把在掌里,先别急着抽,鼻子凑上去嗅嗅,先是有如新锯下来的锯末那般的木香。再闻闻,能嗅出草原林木田野清悠而飞扬的天真质朴气。又被烘炒得恣肆起来,那气息馨香,如独自骑马,正午行在夏日草原上,遍坡遍野叫不出名儿的野花儿 和青草,被烈日清风晒了逼了,散得漫天满胸皆是。

         没想到后来真去了伊犁,还一呆就两年。那时候,囊中多羞涩,便正好抽莫合烟省银子。到处都是卖烟的小摊贩,递五毛钱过去,张开裤兜,小贩便装了一玻璃杯子莫合烟倒进去,扯张报纸裁了装另一兜,便边走边卷开了。所以那时洗衣服养成一习惯,先得把裤兜拉出来,龙头下冲干净再洗,否则盆里水面会泛了一层烟末上来。

         新疆还有一烟,叫“麻烟”。《新疆地理志》有载:“烟草产于叶尔羌、阿克苏等,品质不良。又别称麻子烟,类于鸦片之一种毒烟。产于喀什噶尔、和田间,土人爱嚼之。且输出于印度地方”。此烟,其实就是大麻。但新疆民间的制法又不一样,不是用大麻叶,而是用大麻的花卉花粉加工而成。有维族老人便抽了一辈子这样自制的麻烟,也健铄非常。这麻烟也抽过几次,同伴皆有抽了作晕菜状的,我却无什么感觉,大概是太麻木了些吧。当然,这都是很多年前的老皇历了,以时下国家标准,这玩意儿算是毒品,那是万万碰不得的。

         离开新疆二十多年再没去过,然而莫合烟滋味一直萦绕于怀。前些年曾去了甘南拉卜楞寺,夜在夏河县街市乱走,偶入一杂货马具店,杂乱的货架下居然看见两大盆莫合烟在卖。十多年未见了,大喜,二元五角购得半斤,拎在手里,问老板讨张报纸撕了,站在街边就卷。卷了三次才卷成一枝,点着吸一口,猛地,被辣得呛得眼泪花花。

         抹抹泪呛完了,还是接着抽。街边风大,车和人呼呼地过去。再吸得一口,全是青春的味道呀。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游历”(youli219)
撰文:柯力   编辑:李若菡      审稿:李丹、由亚男

景文集转载此内容仅为丰富互联网内容之目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公众微信号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