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子有个诗友叫西川

         他和海子,骆一禾被誉为北大三诗人,海子因为面朝大海而众人皆知,可众人不知海子的诗集却是他编辑的。

         他曾无数次被当代诗坛聊得火热,海子在青春期写作中骤逝,而他的创作却由青春期过渡到成熟期,稳重而有利的语句,不再迷茫。

         他后来到了大学任教,继续着写作和诗歌研究,他的诗歌被选入人民文学出版社的“蓝星诗库”,他叫西川。


 

        暮色
        
        在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家
        暮色也同样辽阔
        灯一盏一盏地亮了
        暮色像秋天一样蔓延
                
        所有的人都闭上嘴
        亡者呵,出现吧
        因为暮色是一场梦——
        沉默获得了纯洁
        
        我又想起一些名字
        每一个名字都标志着
        一种与众不同的经历
        它们构成天堂和地狱
        
        而暮色在大地上蔓延
        我伸出手,有人握住它
        每当暮色降临便有人
        轻轻叩响我的家门
        
        
        在哈尔盖仰望星空
        
        有一种神秘你无法驾驭
        你只能充当旁观者的角色
        听凭那神秘的力量
        从遥远的地方发出信号
        射出光来,穿透你的心
        像今夜,在哈尔盖
        在这个远离城市的荒凉的
        地方,在这青藏高原上的
        一个蚕豆般大小的火车站旁
        我抬起头来眺望星空
        这对河汉无声,鸟翼稀薄
        青草向群星疯狂地生长).
        马群忘记了飞翔
        风吹着空旷的夜也吹着我
        风吹着未来也吹着过去
        我成为某个人,某间
        点着油灯的陋室
        而这陋室冰凉的屋顶
        被群星的亿万只脚踩成祭坛
        我像一个领取圣餐的孩子
        放大了胆子,但屏住呼吸

 

        月光十四行
        
        人在高楼上睡觉会梦见
        一片月光下的葡萄园
        会梦见自己身披一件大披风
        摸到冰凉的葡萄架下
        
        而风在吹着,月亮里
        有哨声传来,那有时被称作
        “黎明之路”的河流上纸船沉没
        大雾飘过墓地般的葡萄园
        
        而风在吹着,嗜血的枭鸟
        围绕着葡萄园纵情歌唱
        歌唱人类失传的安魂曲
        
        这时你远离尘嚣,你拔出手枪
        你梦见月光下的葡萄园
        被一个身躯无情地压扁
        
        
        
        
        
        
        
        
        云是妄想,是回忆,是绝望,是欢乐
        是负伤的大地开放的百合
        是神性的花园(飞鸟在那里筑巢)
        是被遗忘的和平,天使们堆放的麦垛
        是你情人的内衣,发着清香
        是你未来的家宅(现在住着蝴蝶)
        是虚无,提升我们灵魂的大手
        是美丽,激励我们感官的祖国
        穿过仄窄幽寂的走廊
        
        你望见云城在上,大地辽阔
        幸福使人喑哑,一个长发披垂的人
        在云下放走灵魂;他是否理解
        今天他不是生活中的一个?
        
        在那历史的第一个下午,也有这样的云
        洁白、温暖、被阳光照透
        也有这样的云影诡秘地徘徊于
        公社的马厩和酋长的头顶
        你望见孔子的云、苏格拉底的云
        而圣哲的遗言只有一句:
        尽管人天生没有翅膀,但不要申诉
        当云光移近,你最好保持沉默

 

        午夜的钢琴曲
        
         幸好我能感觉,幸好我能倾听
         一支午夜的钢琴曲复活一种精神
         一个人在阴影中朝我走近
         一个没有身子的人不可能被阻挡
         但他有本领擦亮灯盏我器具
         令我羞愧地看到我双手污黑
         
         睡眠之冰发出咔咔的断裂声
         有一瞬间灼灼的杜鹃花开遍大地
         一个人走近我,我来不及回避
         就象我来不及回避我的青春
         在午夜的钢琴曲中,我舔着
         干裂的嘴唇,醒悟到生命的必然性
         
         但一支午夜的钢琴曲犹如我
         抓不住的幸福,为什么如此之久
         我抓住什么,什么就变质?
         我记忆犹新那许多喧闹的歌舞场景
         而今夜的钢琴曲不为任何人伴奏
         它神秘,忧伤,自言自语
         
         窗外的大风息止了,必有一只鹰
         飞近积雪的山峰,必有一只孔雀
         受到梦幻的鼓动,在星光下开屏
         而我像一株向日葵站在午夜的中央
         自问谁将取走我笨重的生命
         一个人走近我,我们似曾相识
         
         我们脸对着脸,相互辨认
         我听见有人在远方鼓掌
         一支午夜的钢琴曲归于寂静
         对了,是这样:一个人走近我
         犹豫了片刻,随即欲言又止地
         退回到他所从属的无边的阴影
         
         
         
         
         
         
         
        
        一个人老了
        
         一个人老了,在目光和谈吐之间,
         在黄瓜和茶叶之间,
         像烟上升,像水下降。黑暗迫近。
         在黑暗之间,白了头发,脱了牙齿。
         像旧时代的一段逸闻,
         像戏曲中的一个配角。一个人老了。
         
         秋天的大幕沉重的落下!?
         露水是凉的。音乐一意孤行。
         他看到落伍的大雁、熄灭的火、
         庸才、静止的机器、未完成的画像,
         当青年恋人们走远,一个人老了,
         飞鸟转移了视线。
         
         他有了足够的经验评判善恶,
         但是机会在减少,像沙子
         滑下宽大的指缝,而门在闭合。
         一个青年活在他身体之中;
         他说话是灵魂附体,
         他抓住的行人是稻草。
         
         有人造屋,有人绣花,有人下赌。
         生命的大风吹出世界的精神,
         唯有老年人能看出这其中的摧毁。
         一个人老了,徘徊于
         昔日的大街。偶尔停步,
         便有落叶飘来,要将他遮盖。
         
         更多的声音挤进耳朵,
         像他整个身躯将挤进一只小木盒;
         那是一系列游戏的结束:
         藏起成功,藏起失败。
         在房梁上,在树洞里,他已藏好
         张张纸条,写满爱情和痛苦。
         
         要他收获已不可能
         要他脱身已不可能
         
         一个人老了,重返童年时光
         然后像动物一样死亡。他的骨头
         已足够坚硬,撑得起历史
         让后人把不属于他的箴言刻上。

其中诗歌摘录自西川诗集:《西川的诗》。景文集摘引此内容,仅为丰富互联网内容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文中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