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卖淫,跟校长有几毛钱关系?

         这几天最火的新闻:朴槿惠被弹劾、特朗普接电话、中学生“啪啪”赚钱。

         朴槿惠纵容亲信干政,该下。特朗普接了不该接的电话,该骂。难办的是最后一件事,未成年的中学生,靠“啪啪”赚钱,我们该“拍”谁?

         要我说,谁“啪”了先“拍”谁。啪啪是两个人的事儿,因为钱跟人啪,一个是嫖客,一个算失足妇女,不,失足少女。其次要拍“拉批条”的人,引诱或者胁迫别人啪啪,自己却在中间牟利,不仅违法,更是缺德。同时要“拍”家长,自己的孩子出去啪啪,你是否知道?如果你家孩子因为喜欢,跟人家“啪”,你是否劝阻了。如果因为钱跟人家“啪”,能不能多给孩子一些,或者把家庭教育搞得好一些?如果孩子是未成年人,无法对自己的行为负责,那么,嫖客和孩子的家长应该成为第一责任人!

         可小编眩晕了,第一责任人,不是家长,而是孩子所在学校的校长。今天的新闻说,校长要引咎辞职。可怜的人啊!自己没啪,也没让别人啪,甚至啪啪的时候根本就一无所知,竟然成为被“拍”的最狠的一个,这是肿么了?

         有人说,校长没有搞好对学生的管理和教育。这位客官,校长手下上百老师,上千学生,学校连学生搞对象都严防死守,誓当“法海”。连对象都不让搞,何来“啪啪”?得多“污”的校长才能灵机一动想到在校规校纪中写明一条:本校学生,不准靠“啪啪”赚钱!?“教育”的含义是教导和培育,那是外部因素,不管怎么教育,作为主体的学生都因为缺钱想跟人“啪啪”,你管得了吗?管不了,就是学校的罪过吗?如果教育能够杜绝违法犯罪,那还要法律和警察干嘛?

         有人说,学校没有管理好学生,校长难辞其咎。这位客官,如果学生是在校期间在校园里“啪啪”,咱有一个拍一个,别管是校长还是任课老师,一律开除公职。可学生放学之后,如同脱缰之马,难道一千个学生需要一千个老师跟随回家,避免“啪啪”?那是家长或者保姆干的工作,老师真的管多了。得多“事儿”的校长才能灵机一动想到在教师办公守则里写明一条:本校老师送学生回家,以避免学生在外“啪啪”。

         有人说,不管怎样,出了这样的事情,校长都有连带责任,需要辞职。那好,中学生“啪啪”赚钱,属于违法,校长辞职。请问,对面街道上的按摩房里,成年女性靠“啪啪”赚钱,谁来担责?负责法制宣传的人,负责执法的人,负责道德宣传的人,看来都要辞职呗?那公检法的诸位领导们,真的早就应该引咎辞职了吧。就连法律也只能做好事前规范和事后惩治,却做不到完全禁止,区区一帮手无寸铁的校长老师就能力挽狂澜?

         今天说到底,是个权利和义务的问题。有人说,学校有教育学生的义务,那请问,学校有没有获得履行义务的相应权利和权力?老师即便是“警察”,那管理的范围也不过是在学校。况且这个所谓的“警察”,既没有枪也没有手铐,拿木棍敲学生两下,都可能丢了饭碗。基于这样的权力和权利,我们如何管住学生在校外靠“啪啪”赚钱?

         学生不管是在校内还是校外,都是爸妈的孩子,都是国家的公民,我想这两点要早于而且重要于“师生关系”,如果父母和警察都没能管住这种未成年人的违法行为,那么,校长又能怎么样?

         最后还是要问:学生靠啪啪赚钱,跟校长有几毛钱关系?

         唯一正确答案:替罪羊罢了。   景文集 鱼


作者:侃山

景文集转载此内容,仅为丰富互联网内容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文中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