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副戒贪对联竟被改了四百年

        我国封建时代,受儒学熏陶的官员中,不乏廉洁奉公者。他们往往在官衙衙门和厅堂撰题对联,表明心迹、抱负、政愿等等。这些对联既是警策,也是承诺。其中,有的立意新颖,竟然影响了数代人。明代南安知府张津就曾经写过一副对联来提醒自己为官之道,却被后代官员们反复推敲改造,小小的一副对联,在三四百年间,被大家给“玩坏了”。

宽一分则民多受一分赐
取一文则官不值一文钱

        这是张津最早题写于浙江海宁谯楼的题联。上联,提倡对民实行惠政;下联,诫勉属官务守清廉。张津是明成化二十三年的进士,官至户部侍郎兼右佥都御史,为官一生不受贿,不徇私,依法办事,受到老百姓的称赞和拥戴。这副对联也是我国目前保存最为完好、影响最大的戒贪联。张津的“取一文则官不值一文钱”的防腐创意,被为官清廉者竞相引用、点化。一百多年后,清康熙江南提督张伯行又改写成如下联语:

宽一分,民受益不止一分
取一文,我为人不值一文

        那这提督大人是何来头呢?据《清史稿》载:张伯行,疾恶如仇,从不与贪官污吏为伍,而且敢于抵制上司的横征暴敛。他离任时,百姓沿途相送,康熙皇帝称赞他是“真能以百姓为心者”。张伯行改得好,还有后来人添得好。山西汾阳知县汤信,则另辟蹊径,从赌咒发誓的角度立意,将张津的防腐创意改造了一番:

作汾阳一行吏,春温秋肃
受暮夜半文钱,地灭天诛

        汤信,清廉严谨,剔弊除奸,爱民如子,两袖清风,深受百姓爱戴。他自题的这一联,就挂在县衙大堂内。过了将近三百年,清乾隆御史钱沣又将张津的创意向前推进一步,他强调,不仅不贪,更要为老百姓办实事:

爱半文不值半文,莫谓世无知者
作一事须精一事,庶几心乃安然

        钱沣是乾隆二十六年进士。他刚正不阿,被誉为清代知识分子的泰斗。当时朝廷内外贪腐成风,他当湖南学政时,前往各县视察。按当时的潜规则,学子要凑钱向学政致意。但钱沣一概不受,当时湖南就传诵着“钱沣来了不要钱”的民谣。不仅如此,钱沣还勇敢反腐。开始,弹劾陕甘总督毕沅贪污,接着,扳倒国泰。钱沣因此而名声大振,一年之内,连升三级,出任通政司副使。

        在强调要为老百姓办好每一件事上,距钱沣约半个世纪的陶澍“英雄所见略同”。清道光年间的陶澍人称“陶青天”,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爱民如子。37岁升任江苏道监察御史时,也不忘改改对联,以彰显自己的高风亮节,挥毫写就此联:

要半文不值半文,莫道人无知者
办一事须了一事,如此心乃安然

        又过了约半个世纪,光绪年初任兴义府知府的余云焕撰联,一脉相承,异曲同工:

不要百姓半文钱,原非异事
但问一官二千石,所造何功

        余云焕认为,官员不拿老百姓的钱财是天经地义的,不值得大惊小怪;问题是,自己拿了国家不少俸禄,究竟做出了什么政绩?做官不能只满足于廉洁,做官要做事,要有作为!清顺治十六年任潜山县令的常太忠自撰的法堂楹联,则虑及子孙后代:“赃官贪婪,将图富也,敦知后代不贤,以一掷弃千金,枉自遗百般唾骂;良吏清操,岂望名哉?实痛小民所苦,守千天如一日,难尽保万姓平康。”

        我们言归正传,继续说改对联的事情。距张津约四百年的清同治年间,西宁知府龙锡庆,将张津的“取一文则官不值一文钱”的创意,加上虑及子孙的考量,在府署大堂挂出下面这副对联:

要一文非分钱,幽有鬼神,明有国法
做半点昧心事,近报自身,远报儿孙

        龙锡庆在任期间,因为公正清廉而受到百姓爱戴。清末,政权已是摇摇欲坠,贪贿成风,但官场仍有洁身自好的官吏。乐亭知县仵墉便是。他效法前人立意,加以改造而撰写下面一联以自勉:

受一文分外钱,远报儿孙近报身
做半点亏心事,幽有鬼神明有天

        仵墉,陕西蒲城人,光绪二十九年进士。此时,清朝官场已经腐败不堪。但四百多年前张津的“取一文则官不值一文钱”的防腐创意,仍然深刻地影响着他,他任上平反了不少冤狱,很受当地民众拥戴。一次,他化装下乡私访。天黑后,发现有人紧紧跟踪,便停步询问。跟踪者是当地的一位农民,回答说:“我认识知县大人。知县大人为我们百姓办事,黑夜单身下乡,怕不安全,我特来保护您。”


文/匡天龙
广东省广州市金火学校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