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与死亡:从尼罗河到死亡谷

         埃及以及它的古代文明文明,在我的记忆中,除了历史教科书里的金字塔、木乃伊,伊丽莎白·泰勒主演的《埃及艳后》、三毛笔下的撒哈拉沙漠,此外再无更多更细可言。去年年底朋友约我一起去埃及探访人类记忆中的最深远处,也就欣然应允了。实在是想亲眼看看,那块土地到底有多神奇,中华文明五千年的历史已经够长了,而他们的还要比我们早上两千年。我们的行程一共八天,从南部的阿斯旺开始沿河北上,到尼罗河的入海口亚历山大港结束回国,这一行中最精彩的要属孕育生命的尼罗河与埋葬死亡的帝王谷。

         希腊历史学家、被称“历史之父”的希罗多德曾说:埃及是尼罗河的赠礼,这个论断实在精辟智慧。尼罗河长6670公里,是世界上最长的河流。青、白尼罗河在苏丹国的喀土穆汇合后才统称尼罗河,属下游河段,长约3000公里,然后穿过撒哈拉沙漠从非洲东北部注入地中海。尼罗河给了埃及世界最早的文明,河水的定期涨落培育了农业文明最初的硕果,当然还有埃及人发达的历法和对自然细微的观察都记录得益于她。

         从喀土穆算起,流至阿斯旺时,尼罗河已经潇潇洒洒地淌过了1850公里,仍旧满身洁净,不带一丝烟尘,其水体之清澈,叹为观止。相比之下,我们的母亲河长江实在让人忧伤,2001年三峡大坝蓄水前,我曾经乘江轮自重庆顺江而下,满眼的浊浪翻滚。不知道工业化之前,长江是什么模样,但工业污水必定加速了水质的恶化。

         从阿斯旺到卢克索这一段,尼罗河所有河面都不曾见到桥梁的身影,所有交通都依靠一种带小马达的帆船或驳船。船家各式各样,但做生意赚小费的套路一样。船开动起来之后,他们或敲手鼓或击掌打拍,拉着客人载歌载舞,船行至江中,他们便开始讨小费。客人们在嘻嘻哈哈中随意打发,一盒清凉油,一块钱人民币,一支原珠笔,甚至一点糖果点心,他们都满心欢喜接受。当然也有例外的,有次在卢克索碰到一个小男孩,十二、三岁的样子,给别的都不要,只要钞票。当时觉得这孩子好戳气,可等我上岸之后,回头看见有个成年男子将孩子手里的钱悉数拿走,可怜的孩子原来竟是渔家圈养的“小鸬鹚”。

         尼罗河下游千万年的定期泛滥,带来了肥沃的泥土,泽被埃及众生。离开阿斯旺向卢克索进发,车窗外的乡间公路两侧一片翠绿,在夕阳余辉的映衬下,特别养眼,与我之前的想像完全不是一个世界。卢克索四千年前是埃及古都底比斯的所在地,拥有诸多美称,“百门之都”、“宫殿之城”、“上埃及的珍珠”,是探访埃及古文明首要之地,埃及人有言:“没有到过卢克索,就不算到过埃及。”此语与我们的“不到长城非好汉”何其相似!。

         古埃及文明的本质是一种墓葬文明,伟大的金字塔几乎可以与古埃及文明划等号。这与古埃及人的“复活”观紧密相关。他们相信人死后是可以复活的,就像天上的太阳,每天自尼罗河东岸升起,再从西岸落下,如此循环反复,因此在河的东岸建起壮丽的神庙和充满活力的居民区,而将河的西岸留给法老、王后和贵族安置后事,两个世界隔河相望,形成一个完整的圆圈。埃及现存的96座金字塔、已经发掘出64座陵墓的帝王谷、哈其素女王神庙,全都建在尼罗河的西岸。

         “法老”原意是“高大的房子”,指王宫或者王宫里的主人,如同我们称“陛下”。埃及人认为法老和神灵一样可以永远威慑他人。为了顺利实现复活的愿望,所有法老在世时即着手为自己修建陵墓,以便进入“永久的居住之所”,在这里他们不受打扰,等待灵魂的再次降临。

         陵墓的形制与时俱进。第一、二王朝时(公元前3100-2649),法老的坟墓叫“马斯塔巴”,是一个巨大的长方形坟堆,用泥砖砌成。第三王朝(公元前2649-2575)主要是“梯形金字塔”,在“马斯塔巴”的基础上层层叠叠加砌石砖,愈到顶端愈小,形成阶梯状,成为金字塔的雏形,属于起步阶段。

         进入第四王朝(公元前2575-2465)后,出现了“折角金字塔”,因为技术原因,边角没有做成直线,近顶部的地方形成了一个折角。这是金字塔的过渡阶段。斯涅弗鲁法老对折角金字塔不满意,命令建筑师重建。他们这次吸取教训,直接以43度角起建,终于造出无可挑剔的标准金字塔,这就是我们在开罗吉萨看见的三座大金字塔。古埃及人经过世世代代倾尽国力完成的神奇建筑,是金字塔的巅峰之作。因为绝大多数金字塔都建成于第三到第六王朝,所以后人习惯称这一时期为“金字塔时代”。

         中王国(公元前2040-1640)末期和随后的第二中间期(公元前1640-1532),由于王权式微,胆大妄为者闯入金字塔,大肆盗宝并把法老的木乃伊扔出墓室。新王国第十八王朝的法老图特摩斯一世(公元前1504-1492在位)为了免遭盗墓者的侵害,便将自己的陵墓选在尼罗河西岸的底比斯山麓隐蔽的断崖下,在石灰岩石壁上凿出一条长长的穴道作为墓穴,然后将木乃伊藏于其中。后来者追随他而至,此后的五百年,不断有法老在这个山谷里,沿用这种方式建造自己的岩穴陵墓。今天这里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旅游景点,名曰帝王谷。

         帝王谷分东谷和西谷两部分,绝大多数陵墓都在东谷。在我们的行程中,帝王谷是自费项目,资费50刀,可以参观三个墓。导游统一为我们选择的是拉美西斯四世和六世、美耐普塔(Merenptah)这三个。

         拉美西斯四世(公元前1151-1145在位)墓穴是这三个当中最小的,但我感觉是保存最完好的,墓道两侧及墓顶上的壁画、文字基本清晰完整,彩色颜料都没有褪尽。遗憾的是,墓穴内严禁拍照,导游也不能随行入内讲解。据说埃及的导游各有三分责任田,不能擅自越界不能自说自话。

         面对那些奇奇怪怪的象形文字图案,我们就是大字不识一个的文盲,什么也看不懂,脑子里堆满了问号。队伍中有人于心不甘,偷偷拿出手机拍照,立马抓个现形,罚去10美元不算,还要陪着小心求饶才会被放过。

         如果可以自由选择,我最期待的是图坦卡蒙(公元前1341-1323)的墓穴,他因为“法老的诅咒”和精美绝伦的黄金面具而闻名于世。其墓穴在1922年被英国考古学家霍华德打开之前,从未被盗过,所以藏品丰富之程度骇人听闻,共有1700多件。埃及国家博物馆二楼都是他的宝物,在二楼一角还专辟一室,安放其中的旷世珍品,包括金面具、人形金棺以及大量的黄金饰品。进馆之前,游客如果愿意花费50埃镑购买摄影券,馆内其他地方是可以拍照的,但这个“珍品屋”和木乃伊馆除外。

         图坦卡蒙的黄金御座,也是世人津津乐道的绝妙之作。扶手为蛇首鹰身的雕像,分别代表上下埃及的王权;靠背上是一幅温馨和美的家庭生活照,国王与王后四目含情相望。特别需要提一下的是,椅子前的踏脚板,上面刻着成排的俘虏与弓。法老痛击敌人的情景不仅是法老艺术永恒的主题,同时也是王权的象征,意思是法老踏在敌人的背上就像脚踏凳子。


本文摘选自:微信公众号“游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