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骗的,永远都是爱你的人

又是一年的国庆。
         下午我在客运站买票,遇到快两个月没见的阿依古丽,她是个从新疆跨越了几乎整个中国来广州念书的姑娘。
         可眼前这个姑娘,要比以往那个多才多艺、能歌善舞且天生面带一团和气的她差远了。
         这时的她,满脸的愁容,在短暂的寒暄里,并没看到她以往脸上掩都掩不住的笑容和新疆人特有的可爱酒窝。
         我们之前在同一个学校部门待过,那时候浑身充满朝气、散发着介于青春少女和微成熟女人之间气息的她简直就是我们周围所有男生倾慕和追求的对象。
         在部门待的那一年里,因为我和阿依古丽都无心留任,对某些所谓上进的事业不感兴趣,彼此没有利益瓜葛,因此我们向来走得比较近。相处一年之后,更是变成部门里难得的一对无话不说的朋友。才艺和外貌出众的她从不缺乏追求者。
         阿依古丽经常私底下跟我说哪个哪个男生对她表白了,又是怎么表白的,说完之后便询问我对那个男生的看法。其实好几个追求阿依古丽的男生,我都听到些风言风语,说他们同时在追求好几个女生,甚至有些已经有女朋友的也到处拈花惹草。
         于是我就把这些都给她说了。但每次她都说:不会吧,我感觉他挺诚恳的,不像那种人啊,要真是那种人,怎么可能一直对我那么好呢?一时间我无话可说,只得对她好言相劝:你觉得合适想试一试也行,但千万保护好自己吧。之后她火速和一个帅气多金且对她“很好”的男生在一起了。
         可不久,阿依古丽就打着哭腔给我打了个电话:“能借我点钱吗?”
         那时候我很诧异,怀疑她是不是在外面遇到抢劫了。
         后来在她支支吾吾的言语下我才知道,她居然在和那个男生在一起不足两个月的情况下就怀孕了。更可恶的是,那个男生从此对阿依古丽“敬而远之”,还说什么“我怎么知道你怀的是谁的孩子”。
         阿依古丽最后没办法,担心肚子会越来越大,就咬咬牙打电话向我借钱了。
         那时候我问她:“你喜欢他什么?他都这样了,你还喜欢他吗?”
         可她的回答再一次让我无语了:“他之前对我真的很好,我喜欢他,我也觉得他还喜欢我,只不过可能我突然怀孕了,吓到他了吧。”
         “那如果你堕胎后他再来找你,你还会和他在一起吗?”
         “我不知道。”
         ……
         后来的事情你可能也猜到了。
         阿依古丽打胎一个月后,那个男生又回来找她了,理由居然和阿依古丽当时和我说的一样—“我真的很喜欢你,但那时候你说你怀孕了,真的让我措手不及、不知如何面对。”
         阿依古丽看那个男生说得那么有诚意,又每天都在宿舍楼下给她送各种好吃的,就又答应和他在一起了。在他们复合的第二天晚上,阿依古丽拉我出去散步,我清楚地记得那晚我再三对她好言相劝:“你们复合了我也不能再说什么了,但你们以后那个的时候,一定一定不要再裸奔了。”
         当时阿依古丽忽闪着她那对孩童般纯洁的大眼睛回答我道:“嗯呢,一定!”
         而这次国庆节的车站偶遇,我知道,她一定又出问题了。
         在买票寒暄那短暂的十几分钟里,我并没有问她怎么了,只是我相信,等她想告诉我的时候,她一定会给我打电话的。果不其然,我们在车站分别后不久,我接到了正在坐车奔往老家新疆的她的电话。
         接通后,我们彼此沉默了好一阵子。
         我能明显感觉到她那边加重加急的呼吸。
         “我又打了一次(胎)。”她终于吐出了这一句她说起来听似轻松无所谓的话。
         “怎么这次不告诉我?”
         “看你最近挺忙,怕影响你。”
         ……
         最后临近挂电话时,我还是按捺不住问了一句:“你怎么那么傻那么好骗啊,已经有过一次了,怎么还相信他那些‘会没事’‘我会负责’之类的鬼话啊?”
         又是一阵沉默。
         “可能是因为我真的喜欢他吧。”说罢,我听到了她那边传来的女广播员催促乘客登上火车的声音。
         我们没再说什么,就心照不宣地挂了。
         张爱玲曾这么卑微地说过:“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我想,天真烂漫到有些傻的阿依古丽,对待她这段恋爱关系,心迹是一样的吧。
         总是全身心地付出,总是以为对她“好”的男生就真的一定会对她好,总是在外人一听就知道是谎言的花言巧语下一次次被男人伤害……
         怎样的姑娘才最好骗?
         是单纯烂漫无心机的?
         还是贪小便宜爱慕虚荣的?
         我想,都不是。
         那些真正爱你的姑娘,那些真心想和你过下去的姑娘,才最好骗。
         你能骗的,永远是爱你的人。
         因为只有这种姑娘,才会对你卸下所有的防备,然后热情似火地投入到你的怀抱。可这样真心待你的姑娘,你就真忍心如此对她吗?想不明白。
         坐在飞奔往我老家的车上,我一阵叹息—
         阿依古丽啊,不论你的爱有没有错,但下一次恋爱,能不能再多爱惜自己一点?
         像我们这些对所有恋爱都全身心投入的人,最后的归宿,会是好的吧。
         但愿吧。

景文集转载此内容,仅为丰富互联网内容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文中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