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因为婚姻节操掉一地就不好了

         发现周围的人还有微信公众号发的软文都喜欢在年末最忙的时候追忆这一年,其实今年怎么样不是今年决定的,一年下来我们可能还是那个德行,虽然皱纹多了几条,或者白头发多了几根,也跟上一年大同小异。
         今年我听到最多的传闻是关于涨工资方面的,当然传闻一般不会兑现,以往的涨工资都是“夸疵”就涨了,没有传闻。今年我听到的最少的传闻是关于涨房价方面的,当然人们都不说不等于不会发生,虽然官媒反复说清了政策是有用的,但我更相信对策。很多人说收入上涨跟不上物价上涨,我说不对,商场里东西涨的不是东西的价格,是那个东西放在那个地方,那块地儿的租金涨了,所以摊薄在商品中的成本也就高了。
         别着急,我不是他妈的经济学家,我是我妈生的,经济学家还有房地产专家们,是经济学家还有房地产他妈生的,我们不是一类。我今年33岁,属牛的,未婚。于是引出了今年我第二条听得最多的问题:“你什么时候办事儿啊?”
         我问办什么事儿?他们告诉我应该赶快办终身大事。我到现在也没搞明白,在离婚率如此之高的今天,还有人把结婚称作终身大事,是对未来的美好愿望还是真的抱守传统思想。这年头连土地使用证年限都只是70年,在人的平均寿命达到72.5岁的情况下,还有什么算终身大事?
         我说你见不得我过的舒坦是吗?催我快点结婚。
         我以前谈过一个女朋友,上床之后她就在跟我谈论婚后问题,其实我最受不了的是她总要列举自己父母的生活经验,其中第一条就是要交工资卡。我了个去,我的工资为啥要交给你啊,谁规定的两个人结婚之后要交工资卡,这肯定不是传统封建道德规定的,或者是文革遗毒,或者是女权主义在当今社会泛滥的次生品。
         其实我前女友已经把我摸透了,知道我每月基本工资3175.25,绩效工资425.2,公积金余额是77890.5,当然还有其它收入,她甚至知道我每个月单位给饭卡里打多少钱,吃一顿中午饭的花销,上个月交了多少钱水电费,给车做一次小保养还换空滤的情况下是635。我后悔没早认识她,这样我就不用记住任何与钱相关的阿拉伯数字了。
         当然她记住这些数字是有目的的,不仅仅是要控制住我的荷包为以后结婚做打算,还要做进一步的推算,就是我们结婚时候我能掏多少钱财礼,当然前提是我把现在住的房子卖了之后,能买得起多大的房子作为婚房。这不是我的主观臆断,虽然这些话说出来没有人会承认,因为任何人都希望在别人眼里是个正直无私的人,但我确实看到了她和她闺蜜的聊天记录,好吧,我是小人,不是君子。
         我前女友还有一句口头禅,那就是“不喜欢”。说我家客厅太简朴了,她不喜欢。说我的热水器没有预约功能,她不喜欢。说我的车不是自动档的她开不了,她不喜欢。说我的衣服太旧了,她不喜欢。说我周六日总是窝在家里不出去逛街,她不喜欢。我跟她相处三四个月,听到最多的就是不喜欢。所以在我们分手时候,我的理由是:你这个人,我不喜欢。
         其实我这个人没什么优点。小学一年级是小组长,二年级入少先队,三年级当班长,四年级当大队委,五年级当大队长,六年级考上重点初中。初一年级入团,初二年级当了校团委委员,初三年级考上了重点高中。高一年级期末考试物理考了81分,高二年级当了学生会主席,高三年级考上了985高校。毕业之后碰上了铁饭碗,而且还在工作的第六年拿到了硕士学历。
         我在想,我33岁,就是2017年以前的生活不算精彩,也算顺利。一直是父母眼中的好孩子,老师嘴里的好学生,领导手下的好后生,如果因为一个月少赚一两千,房子买的少了二三十平米,就被媳妇总用一句“不喜欢”进行终身的蹂躏,那以前的过五关斩六将也就全在“麦城”之中烟消云散了。可不能为了一个婚姻,让节操掉落一地。
         我问他们,你们为啥非催我结婚。
         他们说:“我们倒霉了,你也不能得好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