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章的淮军竟是靠这些崛起的!

         公元1863年,淮军进入了对太平天国的全面反攻阶段。此时的淮军已与一年多前初创时不可同日而语。差别不仅表现在数量上,而且凸显在质量上,最显著的变化就是装备的改进。淮军刚进上海时,兵器主要以大刀、长矛和抬枪为主,但进入上海不久,这些旧式装备很快便被新式的洋枪洋炮取而代之。早在虹桥之战中,淮军已经拥有了新式的洋枪小队,尽管数量很少。但几个月后,各营都先后组建了洋枪队,并配以劈山炮队。

         李鸿章一进上海就对洋枪洋炮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他曾扮作随从模样登上英舰考察,看后深受刺激。中国与西洋的差距太大了,这一点他本来就知道,可近距离的观察后,更感震惊。中国要强大必向洋人学习,师夷之长技。为此,李鸿章开始暗中思考这个问题,他多次深入前线观看洋兵和常胜军作战。这一看不打紧,更加坚定了他为淮军更换装备的想法。

         在嘉定、青浦的战斗中,洋兵的重炮着实令人生畏!炮弹落处,火光冲天,震耳欲聋,无坚不摧。太平军的营垒一座座被摧毁,尸首横飞,沙石崩裂。洋枪同样厉害,两军对垒,太平军还没冲到跟前,便纷纷倒下。大刀长矛根本无法发挥作用。这些都给李鸿章留下深刻印象。毫无疑问,洋枪洋炮的优越性简直太明显了!

         更让李鸿章惊讶的是,曾几何时,长毛队伍中居然也装备了洋枪洋炮,尽管数量还不那么多,使用起来还不十分熟练,但火力亦十分凶猛。如果淮军与之对阵,肯定要吃大亏!

         李鸿章感到害怕,感到紧迫了。战争你死我活,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淮军要想取得胜利,必须改变现状,而且要立即行动,刻不容缓。当然,习练洋枪洋炮并非易事。首先要有钱——很多钱。这些洋枪洋炮可是价格不菲,需要大笔真金白银。

         其次,有了钱,还得有购买的渠道。如果说,以前这些都是困难,难以实现,可现在来到上海,一切都不是问题。李鸿章身为江苏巡抚,大权在握,上海的赋税尽为所用,不用再为钱发愁。至于进货渠道,那也好办。尽管西方当时还对中国实行武器禁运,但在上海滩,十里洋场,花花世界,没有什么不能办到。通过各种方法,包括走私,各种武器都能搞到,包括那些最新型号的洋枪洋炮也统统不在话下。在这种情况下,再不趁机学得西人秘法,那就怪不得别人,只能怪自己了。

         可是,李鸿章的想法起初并没有得到热烈反应。很多人甚至不接受,包括程学启、郭松林等将领都有抵触情绪。原因是他们使唤大刀长矛使惯了,对于洋枪这种新玩意儿,一是不懂,二是排斥。还有一点,那就是放不下架子,向洋人学习,他们也觉得丢脸。

         程学启就说:“洋人有么了不起?要是没有那些洋枪洋炮,我一个顶他十个!”

         这话传到李鸿章耳里,李鸿章立时不悦了。他说:“打仗还容你讲条件吗?”看来思想观念问题不解决,换装工作无法开展。于是,他在各种不同场合,大声疾呼,反复告诫部将,别人比你强,你就得承认。打仗是要死人的,嘴硬可不行,中国兵器远逊于西洋,我们要深以为耻。

         有人说,可这些洋玩意儿,咱不会啊,咋弄?

         李鸿章说,不会就学嘛。不但要学,而且要虚心学。在这件事上我们要“坚意学习洋人,同志诸君祈勉为之”。

         他还批评那些思想保守者,称他们坚辟自是,不肯求教。他说,我们久驻上海,如果不能把洋人的“长技”学到手,将来必定后悔。

         4月里,常胜军在上海外围作战。李鸿章下令各部将领前往观战。他要这些将领们亲眼看一看洋枪洋炮的威力。此战,洋兵利用新式重炮,先后轰垮了太平军的防线,造成太平军数千人伤亡。从前线回来后,李鸿章问程学启:

         “观感如何?”

         程学启直摇头。明摆着,他的那些大刀长矛、抬枪土炮根本不是那些洋兵器的对手。

         李鸿章又问郭松林:

         “阁下呢?阁下怎么看?”

         郭松林同样直摇头。他听出了李鸿章的讥讽之意,无言以对。李鸿章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这下服气了吧?

         郭松林直点头,不服不行啊!

         李鸿章说,明白就好。他一边笑着,一边用合肥话大声骂道:“都给我听好了,贼妈的,给我好好搞!”

         在他的力推之下,淮军各部都开始陆续操练起洋枪。刘铭传的铭字营和韩正国的亲兵营首先组建了洋枪小队。那些原先反对“洋器”的将领们也都改变了态度,包括程学启、郭松林在内。

         李鸿章很高兴,他一方面动用各种力量,调用资金,千方百计大批购买洋枪,并装备部队,一方面亲自研究各国枪炮的性能和优劣。对此,他投入了极大的热情。只要翻阅一下那段时间他的信函、奏章,就会发现许多关于洋枪洋炮的文字。

         如:连日由南翔进嘉定,洋兵数千,枪炮并发,所当辄靡,其落地开花炸弹,真神技也……①

         又如:西洋炸炮,重者数万数千斤,轻者数百数十斤,战守工具,天下无敌……②

         再如:短炸炮又名田鸡炮(即迫击炮),亦称天炮,因其口斜昂向天,形如怒蛙……(炮弹)从高坠下,落下开花……

         以上描述,详细精到,而且文字优美,如同一首首洋炮赞美诗,李鸿章对西洋兵器的赞叹之情跃然纸上。

         那段时间,李鸿章简直对洋枪洋炮着了迷,他很快就弄清并熟悉了各种武器的性能、型号、产地和价格,谈起来头头是道,如数家珍,俨然成了武器方面的行家里手。李鸿章如此热衷于习练洋枪当然是出于战争现实的需要,可他也许并未意识到,正是由于他的推动引发了一场中国军事近代化的革命。许多年后,研究者们不约而同地认为,这是中国军队由冷兵器向热兵器过渡的发轫。

         本文转载自:季宇 著《淮军四十年》,人民文学出版社,2015年1月。

         免责声明:景文集转载此文仅为丰富互联网内容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站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更多阅读请购买正版图书。